【正史记载】

西汉元平元年夏四月癸未,汉昭帝因病崩于长安未央宫。时年二十一岁。无嗣。执政的大将军霍光决议,迎立汉昭帝的侄子、昌邑王刘贺继承帝位。

受玺以来二十七日,刘贺犯下许多错误:居丧期间不愿斋戒,偷吃猪肉鸡肉;随便拿国库的财物滥赏随从;在死去皇帝的灵堂旁宴乐玩耍;和昭帝的宫人淫乱;有大臣劝戒,把该大臣下狱;…种种不良行为。

于是霍光主持下,以皇太后的名义废除刘贺帝位,迎立流落民间的武帝曾孙入宫即位,是为汉宣帝。

随刘贺来京的昌邑群臣二百余人被同时处死,只一人得免。处死的理由是教导无方、辅佐不力。

临刑前,将死的人喊叫说:『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』

【上】

无忧:别人都说你很昏乱。但交谈到现在,我发现你思维很清晰。你当时为什么会做出那么荒淫的行为,导致自己被废呢?

刘贺:不知你是否注意到,我在被废前曾经说过一句话,为自己做过一次辩护。

无忧:哦,我记得。你说:『如果天子有七个正直的大臣,那么他即使无道,依旧可以保有天下。』我对这句话印象非常深刻。更准确的说,是吃惊。这是你唯一一次表现出自己的智慧。其他时候你显得…显得像一个孩子,胡天胡地的顽皮。

刘贺:(神色黯然)有智慧又怎样?愚蠢又怎样?我注定了要被废除的。

无忧:为什么这样说?

刘贺:你认为霍光为什么非要废除我?

无忧:(犹豫了一下)说实话,你当时的行为确实很荒唐。作为一个天子…

刘贺:(笑了)你很坦白。我当时年纪小,胡闹,我承认。但这并不是霍光要废除我的真正原因。真正的原因,是来自昌邑的大臣集团,对他的独裁地位产生了威胁。

无忧:哦?这个在史册上倒没提到过。没有痕迹。

刘贺:(又笑了)痕迹是有的,只是你们注意不到而已。

无忧:哦?

刘贺:你看,霍光废除我的同时,把我的二百多个臣子全部诛杀了。

无忧:我一直对他的这个行为不太理解。太残忍。你认为这是为了消灭政敌?

刘贺:我的臣子临死前说过一句话,你也许没留心。

无忧:(翻开汉书)『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』

刘贺:是啊,当断不断。我的臣子们想断的是什么?他们不满于霍光的专权,不愿我作为天子而权力旁落。当然,他们自己也有权力的欲望,所以他们酝酿着一次政变。但政治上的不成熟导致行动上的迟疑不决,因而泄漏了风声。霍光得到情报,于是下了废除我的决心,并且一举消灭昌邑集团,消除了对他权力的直接威胁。当然,表面文章是要另外做的。所以他成了安定社稷的圣人,而我成了荒淫和愚昧的象征。但我的臣子们,他们临刑前的遗言被忠实记录了下来。细心的人可以从中推断出事情的真相吧。

无忧:很难置信的。

刘贺:我再问你,孝武皇帝那么多子孙,废除我之后,霍光为什么偏要选一个平民出身的人来继承帝位(指汉宣帝)?

无忧:(迟疑的)因为他贤良?

刘贺:(摇摇头)因为他来自民间,他没有自己的势力集团,不会对霍光的独裁构成威胁。

无忧:(沉默良久,微微叹息)有些事情是不该细细推究的。你知道,我曾经是那么喜爱和敬佩霍光。

刘贺:你还是可以佩服他的。他是个了不起的政治家。政治从来都是这么一回事,不用格外苛求他。

无忧:(喃喃的)政治从来都是这么一回事…

刘贺:对了,这次对话的内容希望你保密。我的侄子、当今的皇帝,他还一直忌讳着我。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…

离开时,我最后注视刘贺一眼。这个三十岁左右的英俊男人,头发已经半白,鬓角起了许多鱼尾纹。岁月的痕迹。交谈时闪烁在眼中的神采完全消失不见。他脸色平静,然而目光呆滞。

【下】

对面的这个老人。他身材矮小,皮肤白皙,颊上少须。他稳重沉静,一如他的时代。这,就是霍光。

无忧:我曾经很敬佩您的。

霍光:(不动声色的)哦?为什么呢?

无忧:我记得早期的时候,您辅佐孝昭皇帝。有一次,皇帝的姐姐长公主想为她的情夫要一个爵位,被您严词拒绝。还有一次,昭帝本人也想为他的小朋友封一个爵位,跟您商量。您说:“按照制度,他没有封侯的资格。”皇帝笑着说:“封不封侯,还不是我和你的一句话?”但您还是坚持了原则,没有同意。那时的您是多么令人喜爱啊。

霍光:(陷入沉思)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那时候我还很年轻。

无忧:经历了那次上官家族的政变之后,您的风格开始改变了。那一次,您的儿女亲家上官家族,联合了在外的燕王和在宫里的长公主,发动政变想要夺权,结果被您粉碎。从那以后,您开始严格监视其他大臣,实行专断独裁,并大力扶植家族势力。

霍光:以前我把其他大臣作为同僚来对待。但实际上我是统治者,他们只是我的臣下。我一度忽略了这一点。问题在于,别人没有忽略,他们不甘于被统治。这会是很危险的。经过这次政变,亲历了亲友们的背叛,我终于醒悟过来:权力面前容不下丝毫的温情脉脉。

无忧:这和您执政初期形成了鲜明的反差。

霍光:政治就是这样。现实如此,我只能改变自己去适应它,别无出路。即使像我这样,拥有至高的权力,统治着整个帝国,还是要向某些规则低头。

无忧:您不觉得悲哀么?

霍光:(傲然)你不觉得我的一生完美无缺么?

无忧:从某种意义上,您的人生是成功的。您牢牢握住了权力直至死亡;在您的统治下,整个帝国从穷兵黩武中恢复过来,百姓安居乐业。您是一个了不起的政治家。然而,早期的您在政治上或许不那么成熟,我却更加的喜爱。这么说您别见怪。

霍光:(微微摇头)每件事情都有代价。付出代价才能成功。我改变了自己,我成功,这是规则。没什么可悲哀的,也不觉得遗憾。

无忧:您说的非常对。我们必须付出代价。我们放弃一些东西,才能得到另一些。只是…还是有些失落!

霍光:(轻轻叹息)年轻的人啊…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