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史记§天官书】:汉之兴,五星聚于东井。

【汉书§天文志】:汉元年十月,五星聚于东井,以历推之,从岁星也。此高皇帝受命之符也。

古人总是把天文同人事联系在一起。刘邦兴起,于是有了五星汇聚的异象。司马迁和班固两位大牛都认同此说。

到了南北朝时期,崔浩整理历代的天文记载,发觉了不少错误,拿去请教当时另一个天文大牛高允。高允不客气的指出,“你指摘前人的错误而取笑人家,但一个最明显的错误却未能指出来,只怕后人也要取笑你呢。”崔浩连忙请问,是哪个错误?高允说,“就是汉兴而五星汇聚。”并且举了两个论据。一是当时出现五星汇聚,客观上不符合星座运行的规律;二是五星汇聚在汉元年出现,可以表明汉王朝的“天命所归”,所以汉代史官们主观上有编造的动机。

崔浩不接受,说,“天文总会有异变,什么事都有可能啊。”

这不是技术层面的争执,而是根本立场的差别。于是高允说,“争下去也不会有结果。你再考虑考虑吧。”一年多后,崔浩又跑来找高允,说,“我仔细研究之后,同意你是对的。”事见【通鉴§卷123】。

近几年流行一种说法,推崇中国古代的天文记载,以为是全世界唯一的持续不断的天文资料,非常宝贵。“地大物博,历史悠久。”

然而中国人的历史服务于政治,连司马迁和班固也不能免。在纪实与虚构之间,要还原几千年的真实星空,只怕还要费一番辛苦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