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通鉴§卷116】太尉裕自江陵东还,骆驿遣辎重兼行而下,前刻至日,每淹留不进。诸葛长民与公卿频日奉候于新亭,辄差其期。乙丑晦,裕轻舟径进,潜入东府。三月,丙寅朔旦,长民闻之,惊趋至门。裕伏壮士丁旿于幔中,引长民却人闲语,凡平生所不尽者皆及之,长民甚悦。丁旿自幔后出,于座拉杀之,舆尸付廷尉。

刘裕此时已经是东晋的老大;诸葛长民也算是个头目,势力不小,对老大不服,于是招来杀身大祸。

诸葛长民实在很愚昧,枉费了他姓诸葛。

刘裕悄悄潜进来,摆明了信不过你,要有所处置,居然赤条条上门去送死。另外,也不想一想:刘裕凭什么同你交心?你又不是他的亲信。他讲了不该讲的话,自然是因为让你听了也无妨。死人是不会泄密的。

司马光评价刘裕说,“虽有智勇而无仁义”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