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通鉴§卷286】癸巳,契丹迁晋主及其家人于封禅寺,遣大同节度使兼侍中河内崔廷勋以兵守之。契丹主数遣使存问,晋主每闻使至,举家忧恐。时雨雪连旬,外无供亿,上下冻馁。太后使人谓寺僧曰:“吾尝于此饭僧数万,今日独无一人相念邪!”僧辞以“虏意难测,不敢献食。”

石晋塘卖了燕云十六州给契丹,混了个儿皇帝当当;传给儿子,儿子就成了契丹的孙皇帝。可是当孙子的不那么听话孝顺,于是就被契丹小爷爷给灭了。

皇家成了俘虏,被幽在封禅寺,雨雪交加,饥寒交迫,前途茫茫,生死未卜,一派凄凉景象。受惯了皇家供奉的数万和尚,无一人相念,也跟世俗人一样的置身事外,明哲保身。

想起高阳先生的某部小说里,讲逃难的人在庙里吃住多时,非常之过意不去;和尚却说,『出家人受四方供奉,供奉四方。』这才是修行人的言语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