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魏拓跋以鲜卑入主中原,任用汉人中的精英。崔氏为北方大族,崔浩更是太武帝的头号谋臣,深得太武帝信任。作为汉族知识阶层的代表,崔浩开始对鲜卑进行有意识的汉化。

公元444年,在崔浩建议下,北魏废除了其原始宗教。所保留下来的57种祭祀,史称全部符合祀典。而所谓的祀典,自然是汉人的祀典。这是崔浩和汉人的一次胜利。

因为胜利来的简单,崔浩开始头脑发热。当时的崔浩,除了参与朝政决策,另主持的一项工程,是对北魏史书『国记』的编纂。有人劝崔浩把『国记』刻在大石上,公之于众,崔浩竟然照办。『国记』为汉人知识份子书写,而汉人向来有蔑视异族的传统。『国史』中,对于北魏鲜卑祖先的记载,很有些居高临下的歧视性文字。刻石公布之后,引来议论纷纷,而“北人无不忿恚”。所谓“北人”,也就是相对于汉人的鲜卑人。

这又是一次文化挑战,然而皇帝却不支持崔浩了。皇帝也觉得受到了侮辱,勃然大怒,把崔浩抓了起来。其结果,是对汉族知识份子的一次大屠杀。

【通鉴§卷125】六月,己亥,诏诛清河崔氏与浩同宗者无远近,及浩姻家范阳卢氏、太原郭氏、河东柳氏,并夷其族,馀皆止诛其身。执浩置槛内,送城南,卫士数十人溲其上,呼声嗷嗷,闻于行路。

在文化冲撞中,崔浩所得罪的,是整个的鲜卑民族,所以上刑场前,鲜卑的卫士们纷纷在他头上撒尿出气。

经过这一事件,汉人心惊胆战,再也不敢进行他们的“文化革命”。

公元461年,北方大旱,鲜卑人以此为借口进行反扑,把废除十几年的原始宗教又彻底恢复了。而此时,汉族的知识阶层已经没有抵抗的勇气和力量了。

一直要到公元490年,北魏才在孝文帝的主持下,迁都洛阳,开始了一系列自上而下的汉化改革。鲜卑统治者最终认识到,汉化才是唯一的出路。然而即使是在鲜卑人自己的领袖主持下,改革依旧是阻力重重,遭到了鲜卑人的强烈抵抗。迁都洛阳是靠着坑蒙拐骗才得以实现的。而孝文帝也为此付出了重大代价:他的太子。

自此以后,鲜卑人和汉人的分界终于越来越小,北朝和南朝的文化差异逐步消除,水到渠成,在隋文帝杨坚的手里统一了天下。

【通鉴】始终采用南朝纪年,一直要到南朝陈覆灭,才开始采用隋纪年,接受它为中华的正统。这也是没有选择下的无奈之举。

到了唐朝建立,李世民不肯承认自己的李是关西李(显然这才是事实),而改认老子为祖宗。至此,鲜卑的色彩才最终消失在历史长河里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