赫连勃勃本姓刘,匈奴后裔。

西晋年间,司马家族自相残杀,以致中原大乱,匈奴人乘机入侵。他们自称匈奴跟汉朝约为兄弟,所以就跟着姓了刘;称了皇帝以后,国号也跟着叫汉,以此号召天下。中原的人们只觉得可笑,毫不买帐。

勃勃姓刘,却是因为其祖母姓刘,而其父刘卫辰随了母姓,所以勃勃也姓了刘。

勃勃外形“魁岸,美风仪”,通俗的讲,就是又高壮,又英俊,是个典型的帅哥。匈奴给我的印象,是跟蒙古人类似,矮壮的马上民族,样子粗犷而不漂亮。被称为“上帝之鞭”、几乎灭了西罗马的匈奴王Attila就是长成这样。然而也不尽是如此。比如汉代有金日[石单],自己高大俊美,生了儿子也一样漂亮,以致沦为汉武帝的弄儿。而勃勃也是如此。

家破人亡的时候,勃勃只身逃到秦国,凭着自己的帅气,不仅娶到了权贵的女儿,秦主姚兴也对他喜爱有加;由此勃勃开始了他的事业。勃勃后来建立国家,继任的国王赫连昌不争气,被魏军俘虏了。魏主一见而倾心,特加厚待;出外打猎时,不顾危险,总找机会同阿昌独处。可见勃勃一家遗传着帅哥的基因,而帅哥到哪里都是占便宜的。这是后话。

勃勃叛离秦国后,成立了一支独立大队。他在军事上采用的,就是后来被毛泽东继承并发扬光大的“游记战术”。手下劝他占些城市做根据地,勃勃说,『我的力量不强,占了根据地挨打,只有灭亡的份。不如四处打游记,敌人哪里有破绽,就往哪里打,救前则击后,救后则击前,让敌人防不胜防。』事实证明这是精当的战略。

就这样,勃勃在种族混杂、山头林立的关西,硬打出了一小片江山,建立起了大夏国。再跟刘邦拉交情,硬要说自己是汉王朝的继承者,不仅没有号召力,甚至落人笑柄。勃勃要比他的匈奴前辈来得高明。他拉一个更古的大禹做祖先,把国号定为夏。这是远到无法考证的关系,只好由他理直气壮的信口开河。可见勃勃的聪明狡猾。刘姓也不要了,索性自己取个新的,叫赫连,意为“赫与天连”。从此,就有了大名鼎鼎的帅哥赫连勃勃。

帅哥自然是人人爱看,可是帅哥勃勃却看不得。谁要是盯着他看,会被剜掉眼珠子;要是冲他媚笑,会被割去嘴唇;更大胆一些的,冲他讲一些风言风语(古人称为“谏”),那就先割舌头,再割脑袋。(现代心理学说,这叫homophobia,恐同心结。)

帅哥勃勃手下有一个叫阿利的大将,负责筑造大夏国的都城统万(一统万方之意)。土砌好了,要是锥能插入一寸,砌土的工匠就没命。铸造好的兵器,拿弓射甲:射得穿,处死造甲的工匠,射不穿,处死造弓的工匠。阿利在帅哥勃勃的支持下,凭着这样野蛮残忍的政策,建造出了当世最坚固的城池,当世最精利的武器,由此维护了大夏国的强盛武力。

帅哥勃勃晚年的一个事件,最能体现其为人,『通鉴』里记载如下:

【通鉴§卷120】夏主将废太子璝而立少子酒泉公伦。璝闻之,将兵七万北伐伦。伦将骑三万拒之,战于高平,伦败死。伦兄太原公昌将骑一万袭璝,杀之,并其众八万五千,归于统万。夏主大悦,立昌为太子。

三个亲儿子争夺继承权而混战,死了两个,剩下一个得胜还朝,勃勃的心情居然是“大悦”,立胜者为太子。

动物界向来是弱肉强食,人类的政治斗争也是如此。但汉家文明至少在表面上,还要打着“王道”、“霸道”的幌子。像帅哥勃勃这样,赤裸裸的残忍,赤裸裸的尊奉“力”的法则,是不被认可的。

但史学家们可以找一些借口。他们可以说,勃勃的残暴,因为他只是一个匈奴、文明之外的蛮夷罢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