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通鉴§卷149】魏累世强盛,东夷、西域贡献不绝,又立互市以致南货,至是府库盈溢。胡太后尝幸绢藏,命王公嫔主从行者百馀人各自负绢,称力取之,少者不减百馀匹。尚书令、仪同三司李崇,章武王融,负绢过重,颠仆于地,崇伤腰,融损足,太后夺其绢,使空出,时人笑之。

啊哈哈,狂笑不止,笑得肚子都痛了。可惜钟馗是唐代人,否则当年『平妖传』里要捉贪心鬼,怎么不捉了这两个去?一个尚书令,一个王爷,居然贪小便宜到这种程度。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,赔了夫人又折兵,腰伤足损,绢也没背到,估计是双双回家痛哭流涕。

要是我,做了这么臭的臭事,还满天下传扬,不如一头撞豆腐上撞死算了。哪里还有脸见人?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