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将军霍去病,说了一句“匈奴未灭,无以家为”,因此而名垂千古。然则能说大话的少年,登陆现代任一所大学的BBS,一抓就是一把。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,意气飞扬,好讲豪言壮语,又有何难得?去病只是幸运才得享大名而已。

对于去病,始终没什么好印象。其可以自夸的事情,是出塞击匈奴。然而这也只是武帝的宠爱,白送给他的现成功劳。汉家修养生息多年,国力积累到鼎盛期,击败匈奴只是水到渠成;另换一个稍有能力的人,一样是功成名就。这一点,武帝心里是清楚的。他向来喜欢派自己的男宠上阵打些易胜的仗,回来可以大加封赏。前有卫青、霍去病,后有李广利。卫青可以称得上稳重出色的大将,而另两个,最多只算是平庸的人才。

看看去病在出征路上做了些什么吧。

【通鉴§卷019】然少贵,不省士,其从军,天子为遣太官赍数十乘,既还,重车馀弃粱肉,而士有饥者;其在塞外,卒乏粮或不能自振,而票骑尚穿域蹋鞠,事多此类。

士兵们挨饿,去病的食物多到吃不完,最后只好扔掉,却想不到分给众人。一边士气低下,一边去病却大玩足球。活脱脱一个娇生惯养、极度自我为中心的纨绔子弟形象。就这样的人,哪里能得士兵们的爱戴?之所以成功,也只是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,实在太悬殊罢了。

司马光估计也不喜欢去病的为人,所以很刻薄的加了一句“事多此类”:不仅仅就事论事,而是给其定了性。

另外一个例子,是去病出征的路上,为父亲霍仲孺大买田宅奴隶,并且认了自己的同父异母弟弟霍光。按照古代名将的原则,受命之日则不顾家。去病实在差得还很远。

这些都还罢了。最另人气愤的,是他暗算李敢的卑鄙行径。

李敢的父亲,就是“将军夜引弓”里的飞将军李广。老将跟主帅卫青有矛盾,出征路上被卫青暗算了一把,犯下小错误,让卫青抓住把柄,被逼自尽。老将死的时候,一军皆哭,百姓们不管识与不识,都为之垂泪。可见人心所向。

李敢因为父亲的冤死,极度痛恨卫青,找机会击伤了卫青。卫青也许是良心发现,觉得内疚,把事情隐了下来。去病作为卫青的外甥,却咽不下这口气;趁着一起陪皇帝打猎、李敢没有防备的机会,悄悄一箭射死了李敢。而皇帝包庇霍去病,对外宣称李敢是被鹿角触死的。

看到这里,实在忍不住咬牙切齿,想要大叫,“怎么可以这样不公平?”

去病,总让我想起后来的另外一个少年将军,乾隆朝的福康安。两个人实在很像,从性格到经历。都是一样的趾高气昂的贵族少年,都是一样的气量狭窄和蛮横。福康安也是因为一些小小的私怨,诬陷立大功的将军柴大纪致死。而两个人也都是一样的短命。

暗算死李敢的当年,去病因病一命呜呼,年仅23岁。这也算是为冤死者出一口气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