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总是怀疑,西域一带,也许藏着中华文明起源的线索。

近期看到苏三的文章,认为中国文明是外来衍生文明,中国人是犹太民族的后裔。当然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,但其结论下得过武断,论证颇牵强。

然而中华文明,在商周交接时,确实有着明显的大跳跃。商文明是原始崇拜信仰,用活人祭祀、陪葬,用甲骨文。商王朝的文明,同后来中原人很看不起的边荒蛮族相比,并没有太大的优势。而周人的文化、观念、制度,都要进步很多,开始有了泱泱中央大国的气势。这里有显著的飞跃,后人将其主要归功于一个牛人:周公。然而我以为,一个人再牛,也未必能有这么大的能量。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,中华文明也不是一个人可以打造的。

周穆王为何要西行?他放着周王朝的中原地区不去(史书上没有他东巡的记载),不顾天子的责任,冒险深入西域,难道只是为了玩耍?

关于周穆王西行,有人认为『史记』都没有记载,是虚构事件,并没有真正发生。但我认为,周穆王确实西行了,而且未能活着回来。按照『史记§周本纪』的记载,周穆王登基的时候,已经五十岁了。而他在位又有55年;所以穆王死的时候,是105岁。然而周王室并没有长寿的遗传。所以有另一种可能:穆王西行以后,和镐京失去了联系;所以他死了,儿子共王也没有按时即位,而是一直等到消息传回,才登基。古代交通、通讯不发达,所以中间出现了几年、甚至十几、二十几年的空档,都不足为怪。结果就是穆王看起来似乎在位55年,寿命达到105岁。

这在周王朝,是惯例。比如后来的厉王,被国人赶跑了,周公召公联合执政,史称共和。厉王实际上已经相当于退位了;然而一直要等到14年以后,厉王在外地死去,其子宣王才正式即位;厉王不死,天子的位置就宁可空着。

周王朝对于记录历史向来不老实。昭王南征楚国,淹死在汉江里,周人认为不光彩,就隐密其事。所以穆王的西游,正史不见记载,也不奇怪。正史有记载的,是穆王不顾大臣的反对,毅然发动对犬戎的战争。这,可以解释为,是为了打通西行的道路。

此外,商人使用的甲骨文失传几千年,历史上居然不留下一点记载、痕迹,我始终怀疑周人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。也许是类似西班牙传教士焚毁玛雅文明全部文书的行为,是一种文明对于另一种文明的彻底清洗。

一个隐约的证据,是西周初期,对诸侯国进行严格的监管。这在近现代发掘的鼎文上得到证实。比如1964年在山东龙口市芦头镇出土的铜鼎,上面刻有“句监作宝鼎彝”的字样。句,应该是“句渎”附近的一个小国。然而这样重要的政治制度,在历史上也没有记载。唯一提到的,是在商都朝歌周围设立了管、蔡、卫三个国家,以控制商王朝的遗民。记载的缺失,有一种可能,就是有意如此,为了掩饰什么摆不上台面的事情。这些设在各个诸侯国的“监”,其职能,也许就是负责清除商王朝的文字、文化,而推广周文明。

另一个事件,是老子出函谷关。如果老子只是想归隐,哪里没有山高水深林密,何必跑去当时认为荒蛮之地的关西?老子是东周皇家图书馆的馆员,也许他接触到某些机密档案,有着后人未知的玄机,引他向西。

这,就是我关于周人西行的胡思乱想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