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山海经§中山经卷五』又西二百里,曰昆吾之山,其上多赤铜。有兽焉,其状如彘而有角,其音如号,名曰蠪蚔,食之不眯。

这是关于“昆吾”的最初线索。晋人郭璞在为『山海经』作注的时候,加了一笔,“此山出名铜,色如火,以之作刃,切玉如割泥也。”

比郭璞早不到百年的魏文帝曹丕,在『典论』里却认为,能够切玉如泥的刀根本不可能存在,昆吾刀,只是一个传说而已。手边没有曹丕的原文可以检阅,根据纪昀的『阅微草堂笔记』,纪昀以为,曹丕这么讲,至少说明汉以后,世上就没有昆吾刀的实物存在了。显然,郭璞持不同意见:当时没有,不等于古代没有。

小说『穆斯林的葬礼』里提到过,秦始皇的时候,有外国进贡了一个名叫裂裔的玉工,能够削玉如泥。原文出自『拾遗记』,“始皇二年,骞消国献善画工,名裂裔。裔刻白玉为两虎,削玉如毛,有如真矣。”裂裔使用的利器是否就是昆吾刀,不得而知。骞消国是哪里也无法考证了。

到了宋代,宋哲宗的时候,有人献了一枚玉玺,怀疑是秦始皇用和氏璧刻成的历代传国玺。大臣们有的认为是,有的认为非,起了激烈的争执。最后,当时的文物专家李公麟一锤定音,认为所得的就是传国玺。哲宗为此把年号也改成了“元符”。『宋史』记载如下:

【宋史§卷444§列传第二百三§文苑六§李公麟】绍圣末,朝廷得玉玺,下礼官诸儒议,言人人殊。公麟曰:“秦玺用蓝田玉,今玉色正青,以龙蚓鸟鱼为文,著‘帝王受命之符’,玉质坚甚,非昆吾刀、蟾肪不可治,琱法中绝,此真秦李斯所为不疑。”议由是定。

李某的主要论据,是这枚玉玺刻字,有明显的刀痕,而在这样坚硬的玉上刻字,只有汉以前的昆吾刀才能做到。

看过金庸『倚天屠龙记』的,也许会记得,有人告诉张无忌,在圣火令(一种极为坚硬的玉)上写字并不难,用的是腐蚀法。不管哲宗得到的玉玺是真是假,玉玺上的字是刀刻,不是腐蚀或者砂磨法而成,这一点应该是可靠的。

又据古玩家的经验,快刀的刻痕只在秦汉的古玉上才偶有所见,而汉以后,就见不到了。这也证明了曾经有利器存世,汉以后却失传了。

按照现代科学的角度,切玉如泥的金属自然界应该是不存在的。然而,如果地球上有那么一种稀有金属,只存在极少极少的量,或者只存于大洋深渊,悬崖峭壁,那么其不为现代人类、现代科学所知觉,也不足为奇。又或者,天上落陨石,带来一些外星金属,也是有可能的。

关键就在于这部上古奇书『山海经』,到底是某个无聊的古人胡编的呢,还是一份真正的史前地理资料,而人类还没能破译?如果是后者,那么也许有一日破译它了,找到昆吾山的位置,在那时,会有一些昆吾刀的线索。

而曾在世上出现过的昆吾刀,下落又如何呢?这又是一个谜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