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武帝元鼎四年,汾阴一个叫“锦”的巫师,因为造祠掘土,掘出了一个鼎。四年前,同样在汾水流域,也曾出土过一个鼎,汉武帝因此把年号改为“元鼎”。然而巫锦掘出的宝鼎,却引起了更大的轰动。其原因,是因为这个宝鼎的外形非常独特,和其他鼎大不一样。

鼎的铸造,是一件神圣的事情,鼎的样子,也是有一定规范:方鼎4足2耳,圆鼎3足2耳。鼎上有铭文,记载铸造者、铸造时间、以及其他相关的信息。鼎的拥有是权力的象征,天子12鼎,诸侯9鼎,卿大夫7或5鼎,士3或1鼎,其他人则不能拥有。

巫锦的宝鼎,据『汉书§卷二十五下§郊祀志第五下』记载,“鼎大八尺一寸,高三尺六寸,殊异于众鼎。”具体怎么个“殊异”法,没有进一步的描述。汉皇室必然藏有大量的古鼎,就算没有夏代或更早的,商鼎和周鼎一定不少。阅读这一个宝鼎的相关记载,其中反复强调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,就是它的“独立特行”。

由此可以推断,巫锦的宝鼎,其制造规范,一定不是商、周,而是夏或更早的上古文明,远在汉代,就已经没有记载和实物了,所以无人能识。

宝鼎的另一个独特处,是其“文镂无款识”。这可以是理解为只有花纹、没有文字,但也可以解释为花纹就是文字,汉代人无法辨认的上古文字。

汉武帝对宝鼎的出土,颇持怀疑态度。他派人对巫锦进行了严格的审讯,又广泛征询了许多“耆老”,要把事情搞个清楚。最后的结论,是巫锦没有欺诈,这确实是一个上古的宝鼎。

当时有人说,上古最出名的鼎,一共有三套:一是泰帝伏羲所铸的象征一统的大鼎;二是黄帝轩辕所铸、分别象征天地人的三个鼎;三是大禹所铸的九鼎,象征九州,上面刻有各州的山川物产。

宝鼎不会是大禹九鼎中的一个。是不是伏羲鼎或轩辕鼎,谁也下不了结论。后代有人认为,宝鼎应是轩辕三鼎中的地鼎。这么说的根据何在,不得而知。

汉武帝举行了盛大的迎鼎仪式,把鼎送去太庙供祖宗完毕,收藏在了甘露宫里。这是关于宝鼎下落的最后记载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