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这个以文化多元出名的城市居住了三、四年,居然大部分的周末,都是跑到中国城的那几家饭店享用中餐,想想实在应该打自己的屁股。眼看就要进入一个繁忙的阶段,于是这一个周末,决定去好好吃一顿:埃塞俄比亚大餐。

离家不远的地方,就有一处埃塞俄比亚人的聚居区,称为“小埃塞俄比亚”。以前路过的时候,看见街边有一家埃塞俄比亚饭店,今晚就打算去那里猎奇。然而到了那附近,却迷惑了:原来那一带,有许多埃塞俄比亚饭店,眼花缭乱,事先又没有调查一下,居然不知道去哪里好了。最终是走入了人最满的一家饭店:Nyala Ethiopian Cuisine

饭店装修要突出埃塞俄比亚的异国风情:红色的泥土墙,墙上挂着几幅埃塞俄比亚风俗画;角落里搭着一个草棚,因为是室内,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;背景音乐很轻,但听得出是非洲一带的风格;最主要的,是食客里有许多埃塞俄比亚人(其实只是看起来像,具体是不是,不得而知)。

菜单很简单,五、六种蔬菜,五、六种肉类,仅此而已,跟中餐馆的好多页的菜单没法比。也许是食客里如我这般的颇多,压根不知道如何点菜,饭店专门提供了一种混合盘:把菜单里的八道菜,每一道只少量一点,拼成一个大盘子,这样的话,食客就可以一次品尝多种。于是我就点了这种混合盘。

所有的盘子,都是用一种叫“Injera”的饼铺底,上面再放菜。这种Injera,是用称为“埃塞俄比亚画眉草”的粟类制成,很嫩,跟糯米的口感很像。饼是白色的,薄,一面光滑,一面成海绵状:为的是可以更多吸收食物的汁水。

除了盘子底层铺着的,另外还给了一大盘Injera。饭店不提供刀叉,吃的时候,用手撕下一小片Injera,然后去盘子里裹一点肉或者蔬菜,直接送进口里。Injera本身有淡淡的酸味,裹上菜,蘸了汁水,味道果然是异常鲜美。吃到最后,连盘子里垫底的Injera也被我吃了。因为浸泡在汁水里时间长的缘故,反而最美味。按照侍者的建议,点一杯埃塞俄比亚啤酒,就着Injera一起吃喝。啤酒的味道有些重,颇苦,但很有回味,把Injera的味道更吊了出来。

比较滑稽的,是盘子里有一只大鸡腿,用Injera裹了几次,也没能裹下肉来。于是叫过侍者,问,这个应该怎么吃。侍者边笑边比划,原来也是用手撕肉。犹豫来犹豫去,还是忍不住向他要了一幅刀叉。

吃这种Injera大餐,不管一桌有多少人,全部的食物总是只用一个盘子装:人多,盘子就硕大无比。这也是埃塞俄比亚的风俗:同一个盘子里吃过Injera,会加深彼此的友谊。

最后,我还增加了一项新的个人收藏:饭店名片。吃完饭,要一张饭店的名片,在背后签上日期和同桌的朋友。日后看起来,会很有意思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