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晓岚的『阅微草堂笔记§如是我闻§二』中有一则关于“天生墩”的记载:

嘉峪关外有戈壁,径一百二十里,皆积沙无寸土。惟居中一巨阜,名“天生墩”,戊卒守之,冬积冰,夏储水,以供驿使之往来。初,威信公岳公钟琪西征时,疑此墩本一土山,为飞沙所没,仅露其顶。既有山,必有水。发卒凿之,穿至数十丈,忽持锸者皆堕下。在穴上者俯听之,闻风声如雷吼,乃辍役。穴今已圯。余出塞时,仿佛尚见其遗迹。

岳钟琪西征,是雍正年间的事情,距纪晓岚发配西域的乾隆中叶,所隔时间不长,应该是可信的纪录。并且纪某还亲眼看见了当年士兵挖掘的遗迹。

戈壁中央的土墩,平地突起,在狂风暴沙的戈壁里,能始终保存下来,这就是一个特异。如果仅仅是沙山,很容易流动,根本保持不住;唯一的可能,是表面覆盖着沙,而沙底下,则掩埋了其他什么。岳钟琪怀疑是土山,底下有水源,于是进行挖掘。

挖掘结果大出人意料:戈壁滩底下居然是空的。所挖出的空穴,其体积显然巨大,否则风声不会有“雷吼”的效果。这是天然形成的地貌?空穴里又是怎样的情形?

几百年过去了,这“天生墩”不知还在不在。据说嘉峪关的当地人,多年来一直按照纪晓岚的描述试图寻找这个“天生墩”,却始终没有找到。

高中毕业的时候,游走西域,匆匆路过嘉峪关,竟然没有下车一看。当时即使下来了,看见“天生墩”,也不会留下什么印象:那时还未读过『阅微』。以后有机会,总要再去西域好好的走一趟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