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一个明信片收藏者(deltiologist)。其实我收藏许多东西:明信片,邮票,古钱币,各国钱币,公园门票,饭店名片,旅馆的开门磁卡(这个要靠偷,或者“忘记”还)……

首先是这些小东西很雅致、美观。其次,我喜欢这种积少成多、建设的感觉。上辈子也许是个贪心的地主。

最初开始收藏明信片,是高中毕业走西域的时候。每到一地,就给家里发一张明信片报行踪和平安。很遗憾的,那时用的明信片是事先买好、贴好邮票、填写好地址的西湖十景。其实我应该选当地的风光片,贴上题材相关的邮票,配上当地的邮戳。

这种三合一的明信片,收藏者们称为极限明信片,是许多人的最爱,因为收集有一定的难度、需要自身参与制作。否则,只是花钱买商品而已。

读大学的时候,各种收藏都中断了。后来留学美国,有了度假的概念,一有空(+有闲钱)就四处跑,这才重拾旧好,每到一地,就给自己发回一张明信片,以作纪念。几年下来,也积累了颇不少。

昨天,又决定扩大收藏规模,于是在网上登了一则广告,愿意和世界各地的deltiologists交流:我给他们寄洛杉机或好莱坞的明信片,他们给我寄他们本地的。隔了一夜,就收到不少email,有埃及、西班牙、泰国、土耳其、加拿大、美国……于是一一回复,交换通信地址。也许在下个星期,就可以收到一些惊喜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