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来我对圣经考古学大感兴趣。一是身在美国,充分感受到基督教的势力;同圣经相关的考古,比其他的考古,要更容易得到资助,更受关注;圣经考古学会发行的『圣经考古学评论』(Biblical Archaeology Review),是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考古杂志。二是虽然不信教,但也阅读过圣经;我的看法,旧约中记载的犹太人历史,是事实受到一定程度的扭曲;那么,通过考古,将历史从宗教扭曲中还原出来,这显然是很有意义的事情。

然而,圣经考古却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。首先,中东经历了无数的战乱,破坏很严重。其次,中东是穆斯林的天下,穆斯林们对圣经考古有一定的排斥性。第三,也是最主要的一点,如何把圣经考古和宗教狂热区别开来。

从事学问,关键是不偏不倚的立场,否则很容易和事实背道而驰。圣经考古学,有一定数量的从事者,他们的目的不是考古,而是传道;不是寻求真相,而是证实他们已经认定的真相:上帝。圣经考古,是扩大上帝影响力、推广宗教的一种手段。为了上帝的事业,也许某一些人,会伪造文物、欺骗大众,却自以为是在行“义”。

最近一件很引起轰动的圣经考古大事,是法国人Andre Lemaire在耶路撒冷附近发现了一个骨瓮(Ossuary),上面刻着“雅各,约瑟之子,耶稣的兄弟”字样。然而就此认定发现了耶稣家族的遗物,恐怕只是教众的一厢情愿。

另外一个例子,是圣经考古学界的“神人”、1999年去世的Ron Wyatt。他自由爱好考古,又是虔诚的基督教徒。1977年,Ron毅然放弃自己的职业,多次前赴中东进行考古。他声称的发现,包括“发现约柜”、“发现诺亚方舟”、“发现所多玛和蛾摩拉两城的遗址”、“发现摩西出埃及穿越红海的遗迹”、“发现西奈山”……等等等等。然而他在考古学界的名声却不佳,至今仍被视为业余考古人士;他的众多“重大”发现,也无一得到承认;只在教众中有一定的市场。

倒是Ron Wyatt的经历记录,把它们当作“Indiana Jones”传奇一类的故事,颇有趣味,值得一读。美中不足的,随手翻一翻,你就会发现,叙述之外,还有一些评论,比如用“撒旦”称呼反对者。对于敏感的读者(比如我),只怕会有些不愉快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