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Mary N. Wyatt

deadsea『圣经』中的这两个城市和平原上其他几处城市的位置,一直以来是人们揣测和探究的对象。大多数关心此事的人们都知道,有数种相关的理论。其中之一,认为这些城市位于今日死海最南端的水面下。另一种理论,认为它们位于死海岸边、约旦境内的一个高原上,那里有五处考古遗址。然而,这五处遗址均位于平原500英尺之上的高原,而不是位于『圣经』中描述的平原。此外,它们的规模太小,不可能是城市遗址--其中最大的一处,才10英亩左右,而第二大的,才2英亩。

寻找这些城市的确切位置,从来都不是Ron的目标。但从1978年起,Ron前往他的各处发掘遗址途中,许多次经过以色列境内的死海岸边;80年代早期的某一次,他突然被路边一些“形成物”的奇特形态引起了注意。对他来说,这些白色的“形成物”看起来颇像城墙和建筑物。接下来的数年里,他只是心存怀疑,而没有进一步的行动。但在1989年,我收到了他从以色列打来的电话,电话里Ron告诉我,他认为自己找到了5处城市遗址。他描述了它们的位置,要我做一些调查,看一看『圣经』中关于这些城市的位置是怎么说的。他说,这些城市并不是集中在死海的最南端,而是散布在一个颇大的区域--从死海最南端,一直到北端以北的10英里左右。过去,他开车经过,注意到了其中的四处,而这一次,他往北开得更远,想探究一下,是否还有第五处。果然,他发现了第五处。

还有,他和工作人员开车到了其中的一处白色地带,一些发现使Ron确信,这些白色“形成物”不仅只是地质形成物。他找到一个地点,新建的公路从白色物质间切穿过,而切口处呈现出旋涡状的层次,清楚表明,这些层次不是寻常的地质层。

【遗址的位置】

在『圣经』里搜寻关于这些城市位置的线索,我找到了一处,称其中的四个城市形成了迦南的边境:

创世纪 10:19迦南的境界是从西顿基拉耳的路上,直到迦萨;又向所多玛蛾摩拉押玛洗扁的路上,直到拉沙

描述地图的时候,如果所多玛、蛾摩拉、押玛和洗扁全都位于某一集中的位置(死海最南端),那么它们被这样一一列举,就显得有些奇怪。合理的解释是,这些城市的分布,彼此之间有“一定”的距离,因此『圣经』在描述迦南边境的时候,才有必要列举它们。

【与传统的设想位置不同】

事实上,Ron描述的这些新发现的遗址,散布在50多英里的范围之内,一个初看显得荒谬的观点。我自然很熟悉被广泛接受的理论:这些城市集中在一堆;我以前也从未怀疑过它的正确性。于是我按照Ron的描述,在地图上一一标出了这些位置。最后一处遗址、有可能是洗扁的所在地,我觉得最不可思议。他说这处遗址位于死海北端以北数英里处,耶利哥(Jericho)之北。我在『圣经』里寻找线索,结果在『撒母耳记上』里找到了令人兴奋的一处:

撒母耳记上 13:16扫罗和他的儿子约拿单,以及跟随他们的人,都住在便雅悯迦巴;但非利士人安营在密抹。17有掠兵从非利士营中出来,分为三队:一队往俄弗拉书亚地去;18一队往伯和仑去;一队往洗波音谷对面的地境向旷野去。

审视着地图,我注意到这一处描写非利士人从密抹出来,一队向北,一队向西,最后一队向东--而向东的一队,朝着叫一处叫“洗波音”的山谷行去,这正是朝着Ron发现的最后一处遗址的方向!一下子全都合情合理了:尽管(扫罗王时期)洗扁的城市已经被毁多年,而城市的名字一直沿用了下来(洗扁和洗波音是对Zeboim的不同音译),这同今天的所多玛峰依旧沿用着“所多玛”的名称一样。以色列人取代了迦南人--洗扁曾是迦南的边境城市,而它的遗址成了(扫罗王时期)以色列的边境。

(待续)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