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这几个城市的另一记录,来自Josephus的『犹太人的战争』(Wars of the Jews)第四卷第八章:

“如今这个国家惨被焚为灰烬,无人再到此处来了…尽管如今已是灰烬,过去这里可是乐园,盛产水果,城邦富足。由于居民的渎神,它才被闪电焚毁;遗留至今的,是圣火焚烧后的残留物;以及仍可以看见的五座城市的遗迹,…”

Josephus完美的描述了这五处残灰遗址的状态。全是白色的,阴影和形状显示出古代城市和墙垣的特征。

这几座城市毁灭于大约3900年前,因此找得到任何灰堆,都是一种奇迹。世人知道他们是用神圣的方式毁灭的,但看起来,它们的遗迹也是用神圣的方式保存着。这不是我们通常想象的灰烬,风一吹就四散的那种。这是压缩的灰--压得很紧,外面有硬壳。而一旦破开硬壳,里面就是松软的,继续压一下,就碎成粉末了。

燃烧是一个化学过程,所以我们找到了法国人Lavoissier的研究,关于氧气和燃烧的本质;他发现用硫磺燃烧后的余烬,要比本来的物质更重。对燃烧的进一步研究变得极度复杂--超出了本文的范围--但研究表明,这几座城市的毁灭是一个小心控制的化学过程,迅速发生,但保持了某种平衡,因此没有爆炸发生。

『圣经』记载中的时序证实了这几座城市(以及整个平原)的焚毁是一个迅速的过程。我们知道在罗得和他的家人全部从所多玛逃到琐珥之后,灾难才发生:

创世纪 19:23罗得到了琐珥,日头已经出来了。24当时,耶和华将硫磺与火,从天上耶和华那里,降与所多玛蛾摩拉,…

燃烧开始时,太阳已经升起了。

创世纪 19:27亚伯拉罕清早起来,到了他从前站在耶和华面前的地方,28向所多玛蛾摩拉与平原的全地伏案看,不料,那地方烟气上腾,如同烧窑一般。

当亚伯拉罕起床,他看见天空里弥漫着黑烟。因为需要放牧牲口,亚伯拉罕十有八九在太阳升起后即刻起床了,而灾难已经结束。

这些遗址的一项有趣的特征,是所有灰状物质都呈现出层次。成千上百的薄薄的层次。在高温火焰下,或者含有碱性金属及碱土金属(例如钠和钙)的火焰里,正负离子互相吸引和排斥,就会产生这种层状效果。我们知道火焰的温度必须非常高,才可能燃尽石头和金属;我们又知道这一地区盛产钠(盐)--死海是地球上含盐浓度最高的水体。此外,最大的盐山,所多玛峰,也在这一地区。

【琐珥也毁灭了吗?】

一个潜在的疑点,是Ron找到了五处遗址,而不是四处。『圣经』记载告诉我们,罗得和他的女儿们被允许逃往琐珥,逃离大毁灭。而这第五座城市位于南端遗址(很可能是所多玛)以下的几英里处。在这个小遗址和所多玛之间,是所多玛峰的余脉,而这恰恰吻合『创世纪』。当罗得的妻子等了足够长时间后回头张望,她被化成了盐柱;这表明当时还有另一过程在进行。

这一过程,不论是什么,将某一特定地区化成了盐,而罗得的妻子困在了其中。同其他四处相比,这第五处遗址特别小,且是四四方方。这是琐珥城吗?我们知道,所多玛和蛾摩拉毁灭的时候,琐珥并没有一起毁灭!我们再次在『圣经』记载中找到了答案。

创世纪 19:30罗得因为怕住在琐珥,就同他两个女儿,从琐珥上去住在山里,他和两个女儿住在一个洞里。31大女儿对小女儿说:“我们的父亲老了,地上又无人按着世上的常规,进到我们这里;32来,我们可以叫父亲喝酒,与他同寝。这样,我们好从他存留后裔。”

因某些原因,罗得害怕继续住在琐珥,于是带着他的女儿们离开了。接下来我们读到的,是他们住在一个山洞里,他的两个女儿说,没有男人存于“世上”,可以“按着世上的常规,进到我们这里”,简而言之,使她们受孕。这告诉我们,因某些原因,离开琐珥之后不久,他们认为自己是世上仅存的人类。如果不是知道琐珥也毁灭了,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想?焚毁所多玛和蛾摩拉的大火影响了很大一块区域,对于罗得和他的女儿们来说,看起来好像除了琐珥,整个世界都毁灭了。然后,他们住在琐珥,发觉那里的居民同所多玛的居民一样邪恶,他们预感到琐珥也将覆灭,而这正是随即发生的。到底是发生在次日,还是下周,还是下个月,我们无从得知。但在我们前面引用的Jpsephus的文字,同样表明了“可以看见的五座城市”。

(待续)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