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可辨认的城市结构】

gomorrahtemple

我们的下一个计划是亲自前往保存得最好的遗址,蛾摩拉,看看我们是否能辨认出城墙和街道。过去的3900年里,腐蚀严重,因此我们的期望值并不高。但是我们期望会有惊喜。当我们停好车,沿着“北墙”走,很快,在一堵“墙”的几百码之外,我们看见了一座很有趣的孤零零的东西。走近它时,其形状就更清楚了。它看起来像狮身人面像。在这座“狮身人面像”这里,我们注意到,自己来到了一处“墙”的断点,像一个入口一样--可能是主入口。沿着“街道”走,我们发现它们确实像街道一般互相错落。如果这只是洪水冲出的水沟,它们应该是从山上延伸下来,杂乱无章。但我们所见的,却井然有序。

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这些建筑结构(房屋等等)比我们走过的地方要高一些,而在某一高度以下,所有的东西都看起来像一堆堆的白色灰烬。往下挖掘,我们发现我们所走的高度,非常接近于岩床。这表明这几座城市不仅被焚烧了,甚至连地面的土也成了灰烬,一直烧到岩床为止。这使得我们走的这些路,被腐蚀得比看起来像建筑结构的部分要低上好些。

接下来我们所做的,是坐缆车到马察达的最高处,以便从空中俯视这个保存最好的遗址。沿着死海的主干道路可以直达马察达,从其分出的岔路直穿过蛾摩拉遗址。从山顶俯视,遗址呈现出的特征,是在地面无法观察到的。在高处,我们看到几处高地,正像其他古代城市建造庙宇用的人工高台。这些“台地”宽阔平坦,上面有灰状堆积,形状就像我们最先看到的“狮身人面像”,而体积则更庞大。在地面和“台地”接合处,灰状结构顺着地势呈现出阶梯状。

gomorrahwall

环绕这一遗址的墙垣则呈现出令人兴奋的特征--双层墙,正如其他发掘出的迦南遗址的城墙一样。北面城墙的开口处(我们相信这是城门所在,城市的入口),西侧有一个高高的建筑结构,正如一座“门楼”。毫无疑问,这些特征不可能是单纯的巧合。然而即使如此,Ron依旧觉得,还是得有一些确实无疑的证据,证明这些遗址是古代城市的遗址。然而证据会是什么,我们毫无线索。其实呀,我们已经有线索,只是还不自知而已。

【非常奇怪的证据?】

sulfurball1990年8月,我带着一小份灰的样本,大约4英寸长,准备用棉纸将它包起来,放进一个塑料肥皂盒里。正在那时,灰的外层裂开了,显露出非常奇怪的内部。我拿给Ron看,因为这东西看起来像一个眼球。我知道它不是眼球--事实上,灰中有一个浑圆的孔,外面围着微红色的圆环,由坚硬的壳状物构成。但Ron也不知道这是什么。

我们在遗址的街道上游走,拍照和录像。当我们回家的时候,我们遇见了Richard Rives;他读过Ron的书,对我们的研究很感兴趣。Richard拥有一个旅行社,他愿意帮助我们购买价格便宜的机票。于是,Ron问他是否有兴趣过来,加入现场工作。他很有兴趣;两个月后,1990年10月,Ron和Richard回到了马察达南面的遗址--我们确认为蛾摩拉的遗址。

(待续)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