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下一个任务,是查验5处遗址,是否每一处都有硫磺球。Ron和他的团队基本完成了这项任务,只有一处例外——耶利哥之北的“洗扁”遗址。1991年的1月,我们发觉这一地点已经不对公众开放,围篱将其围住,成了约旦河沿岸的“中间地带”。对着三道带尖刺的缆绳,我们决定,还是等更好的时机再来探访。

“琐珥”遗址在一处检查站的南面,我们不希望引起关注,所以静悄悄的进行考查,轻易就找到了灰烬结构中的硫磺球。

所多玛是目前最大一处遗址,前往那里并不容易。它位于所多玛峰的背后、连接着山脉的平原上,需要步行加上艰难的攀爬才能到达。而那里也有硫磺球。

正如我们前面所说,这些遗址遭受了严重的腐蚀;目前保存最好的是“蛾摩拉”。死海北端的“押玛”遗址,由于没有群山遮挡,那里风力强劲。此外,那里的灰的表面变成了某种褐色,可能是风中的杂质附着其上造成的。而灰岩断裂时,里面显露的还是白色。

除“琐珥”之外,这些城市面积都不小——它们人口众多,规模宏大。我们知道,整个平原曾是繁荣美丽之地,可以和『圣经』里的伊甸园相提并论。我们也知道,在当时,约旦河极有可能直接流入亚喀巴(Aqaba)湾。除了已确知的一条非洲的河流,其他所有的河流全部注入海、大洋、或至少某个湖泊。我们获知,所多玛和蛾摩拉存世的年代里,死海目前的所在,曾是一处遍布着粘土矿坑的“谷地”,这就意味着该地富产沥青。由于照记载,这些城市位于平原上,而不是山谷中,这证实了它们不曾被海水淹没。这同时也可以解释一些别的事情。

【“所多玛之罪”】

许多人将所多玛和蛾摩拉同一项罪恶联系起来——性错乱。两城确实犯下了该罪,但今天以及历史上的许多人们也犯着同样的罪。而照『圣经』记载,两城的罪恶不止于此:

以西结书 16:49看哪,你妹妹所多玛的罪孽是这样:她和她的众女都心骄气傲,粮食饱足,大享安逸,并没有扶助困苦和穷乏人的手。50她们狂傲,在我面前行可憎的事;我看见便将她们除掉。

这里我们了解到,它们的罪恶源自富裕导致的懒惰和对穷人的漠视。那里的人们傲慢、空虚、自以为高人一等。

它们为何如此富裕?关于“粘土矿坑”的记载也许能提供答案:因为粘土在当时是最珍贵的货物之一,它们被广泛用于古代世界。它们不仅用于烧泥砖的外衣(作为防腐剂),也用于制作泥灰;它们用作许多物品的防水层,比如装着婴儿摩西的“芦苇箱子”。甚至今日,根据『大英百科全书』:

“在各种形态之下,沥青时当今应用最广的物质之一。”

在埃卜拉(Ebla)泥板里,有一块泥板列出了一些购买的商品及相应银价,显示最贵的是沥青。而这几座城市的居民只需要走到自家的“前院”,就可以拾取沥青。他们没理由去从事艰苦的劳动。他们有一个“金矿”,只需要取用即可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时大国的国王们想让这些城市成为其附庸——那样就可以向这些城市索取沥青作为贡品,从而分享其巨大财富。

沥青也可能为这个平原的大焚烧提供了线索。沥青,或者粘土矿坑,是地下石油溢到地表的结果。而所有的石油储地都伴随有天然气,随时会渗入空气中。这都只是揣测,但该地区拥有发生过一场巨大灾难的各种要素和证据——灾难导致了一个湖泊的形成,挡住约旦河继续前流;灾难毁灭了整个平原,以至寸草不生。

(待续)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