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了些时间翻译了这篇『所多玛和蛾摩拉发现记』,小错误自然难免,大意估计是准确的。翻译的过程,发觉对自己的中文和英文,都大有好处;以后如有时间,还应该多翻译一些。

英文原作,是Mary Nell Wyatt的『Sodom & Gomorrah:the Story of the Discovery』,发于1995年。Mary是“圣经考古学家”Ron Wyatt的妻子。这两夫妻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。因此,他们在有所“发现”时,往往不是以开放的姿态探讨各种可能性,而是急于下结论--自然是符合『圣经』记载的结论。这也是他们“重大发现”众多,却无一被承认的原因。从其文字来看,他们对待学术探讨很有些“划分敌我”的态度。

这一篇考古记录,其中暗示叙利亚政府是撒旦,以及结尾处画蛇添足的大谈“罪”与“罚”,带着令人不快的原教色彩。尽管如此,故事还是很有趣的。至少我很喜欢那种从故纸堆里寻找答案的考证考古方式。至于其结论,关于5座城市的遗址,我是不赞同的:他们所展示的论据,远不够做出任何结论。就当是卫斯理、Indiana Jones之类的故事好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