贞观年间的宰相房玄龄,其夫人卢氏是出名的妒妇。传说她坚决不让房玄龄纳妾,李世民知道了,对房玄龄说,“我来帮你治她。”于是召见卢氏,下令,“要么你让老公纳妾,要么你喝了这杯毒酒。”卢夫人拿起毒酒,一饮而尽。里面却不是毒酒,而是醋。从此就有了用“喝醋”来比喻妒忌的说法。

翻阅刘餗所著的『隋唐嘉话』,里面有这一事件的记载:

【隋唐嘉话§卷中】梁公夫人至妒,太宗将赐公美人,屡辞不受。帝乃令皇后召夫人,告以媵妾之流,今有常制,且司空年暮,帝欲有所优诏之意。夫人执心不回。帝乃令谓之曰:“若宁不妒而生,宁妒而死。”曰:“妾宁妒而死。”乃遣酌卮酒与之,曰:“若然,可饮此鸩。”一举便尽,无所留难。帝曰:“我尚畏见,何况于玄龄!”

这里倒没有说是醋,但大致故事不差。这位卢夫人的性子,实在是很令人欣赏敬佩。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,坚决不屈从,哪怕是皇帝皇后的权威。李世民最后苦笑说,“我都怕她,何况房玄龄。”自嘲一番,就此罢休,也算是比较有风度。

其实房玄龄对这位卢夫人,不仅是畏,更多是敬。

【新唐书§列传第一百三十§列女】房玄龄妻卢,失其世。玄龄微时,病且死,诿曰:“吾病革,君年少,不可寡居,善事后人。”卢泣入帐中,剔一目示玄龄,明无它。会玄龄良愈,礼之终身。

自毁一目以表心志,这样坚贞的爱情,因此要求对方也同样的坚贞,这是谁也不能指责的合理要求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