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发去夏威夷的几天前,刚在牙医那里拔了一颗智齿,半边脸又青又肿,吃什么都跟嚼腊似的,并且一日四次需要服抗生素。就这样旗鼓不整的登上了去夏威夷的飞机。

到达的时候,是中午时分。去机场的租车公司取了预订的车。因为旅馆要下午四点以后才能登记入住,所以先去几个景点玩一玩。

【钻石头火山口】

首先去的,是一处叫钻石头火山口(Diamond Head Crater)的地方。据说那里的山顶,可以俯视整个檀香山(Honolulu)和海岸,景色很佳。开车穿过一个隧道,就进入一片小小的谷地,很平整,四周围绕着山墙,很像月球上的环形山。这就是两三百万年前的火山爆发口。

在谷里趴好车,往顶峰攀登。开始山势平缓,很轻松;走了会儿,就出现一处很陡的台阶,跟泰山的南天门有得一拼。像我这样恐高的人,只好扶着栏杆,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往上挪。好不容易走到顶,穿过长长的隧道,哪知隧道那头又是这样一处台阶,比前一处更险更陡。咬咬牙,居然也给我上去了,蹲着身子从一块岩石下钻出,终于到了顶峰的观景台。

 waikiki

顶峰果然地势极佳。一面临着大海,据高临下,海面上的动静尽收眼底。难怪当年美军在此建立军事据点。夏威夷的海水,远处蔚蓝蔚蓝,而靠近岸的地方,由于水面浅,水底沙石的折射,海水由蓝到青,呈现出多层次、异常丰富的色彩来;放眼望去,好几处碧绿的水面,简直像湖水一样。海边高楼林立,是全世界著名的度假胜地Waikiki海滩;预订的旅馆就在那里。

 honolulu

往内陆一点,就是夏威夷的首府檀香山。这个城市,因为孙中山和同盟会的缘故,中国人应该都很熟悉。城市一面临着海,一面靠山。近处的两个山头上,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住宅区,从山脚一直沿到山顶。不用说,顶上一定是超级巨富们的豪宅。

当年欧洲人初到这里的时候,把方解石晶体误认为是钻石,因此得了钻石头这样一个名称。山顶上原先有一座夏威夷土著的风神庙,如今已经看不到了。对此我深感遗憾。传说夏威夷许多难度很高、水准一流的寺庙和水坝,都是擅长建筑的曼涅胡内矮人的手笔。我倒是很希望能亲眼见一见。

【王宫】

 palace

下了山,出了火山口,前往市中心的王宫参观。想像中的王宫,应该是紫禁城或白金汉宫一般;到了现场,却大失所望:眼前只是一座两层的普通西式建筑,水泥墙上、地上都是裂缝,很是残破。不过也难怪,夏威夷群岛也就中国一个小镇的规模,所以王宫规格像镇政府大楼,也不足为奇了。到达的时间晚了一些,所以内部进不去。看看外表,估计里面也很寒酸,不看也罢。

 barrack

王宫边上有一座小小的兵营,现在已经成了旅游纪念品商店。走进去,发现里面有录像室,反复播放着一部关于夏威夷历史的纪录短片。烈日炎炎,又走得有些脚酸,躲进清凉幽静的房间了解一些历史,倒是美事。

夏威夷土著因为没有书面文字,早期的历史基本都失传了。第一个到达群岛的欧洲人,是库克船长和他的船队,时在1778年,中国的乾隆年间。记得张爱玲的『谈看书后记』,里面讲述库克船长到达夏威夷,试图诱劫某个国王,因开火打伤一个酋长而引起公愤,而被土著小刀戳死。

当时的夏威夷群岛,还是数个互相争战的小邦。不久后,大岛(Big Island)的首领Kamehameha一世用武力统一了群岛,建立起王国。

随后的历史,是欧洲殖民者和中国劳工的不断到来,以及当地土著为维持文化和独立而进行的种种努力。在西方文化的影响下,夏威夷王国制定了宪法,实行君主立宪制;好几任国王甚至是选举产生。然而最终,还是不免被美国吞并(1893年),并于1959年正式成为美国的一个州。

纪录片里展示了末代女王Liliuokalani的照片,样子同著名演员斯琴高娃颇有几分相似。前段时间还看到一片文章,采访王族的后代,他们上街买菜,工作,过着很普通的生活。

statue 

王宫的正对面,是一座早期的法院。建筑几乎和王宫一模一样,正门前立着Kamehameha一世的塑像。里面为历史博物馆,几处法庭可供参观;而州最高法庭,还是设在这里,只是不让参观了。进门时,守门的土著老头正在打手机;闷头往里走,被他一把拦住,嘴里咕哝着“巧倒麻袋”,日语“稍等”的意思。早就听说来夏威夷的日本游客太多,所以亚裔常常被默认为是日本人。刚到才几个小时,就遇上了这事。

【Waikiki海滩】

傍晚去檀香山城里的中国城吃饭,然后前往Waikiki。好久才找到预订的旅馆,而停车又花了不少功夫。夏威夷的停车真是大问题;停车处非常少,而且位子很小。我们租的是辆大车,每次趴车都是提心吊胆,反复挪移才能完成。进旅馆,被告知预订的房间已经给别人了,但安排我们入住另一家旅馆,更好的房间,也就不抱怨什么了。

梳洗休息一下,已经晚上9点多了。走到Waikiki海滩的大街上,这里的大街一点都不像美国。美国人没有逛夜市的习惯,一到晚上,街上行人寥寥,大部分商店都关门,除了酒吧,几乎无处可去。而这里,却完全像是日本或者中国的大都市,灯火辉煌,游客如潮,沿街商店的生意热火朝天。这应该是迎合日本游客的习惯。到处都看见日本人,店员往往先用日语跟我们打招呼,发觉我们不会日语,才改用英语。

在一家商店里买了夏威夷衫,一种色彩鲜艳的印花短袖,极富热带岛屿风情。准备第二日穿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