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解放路和浣纱路的交汇处有一口古井,名叫相国井。小时候每次路过,趁大人不注意,总要很好奇的跑过去,朝下张望几眼。然而一直不知道,这口井所指的相国,就是一向最为钦佩的中唐奇人李泌。

李泌在安史之乱最危急的时候,辅佐唐肃宗平乱,收复长安,然后就跑到衡山隐居去了。而唐肃宗一死,他又被即位的代宗召回长安;却因受到权臣的排挤,一度外放到杭州担任刺史。

“钱塘自古繁华”,“参差十万人家”,所谓“自古”,实际上是词人的夸张。一直到隋代,杭州仍旧只有一万多户人口,一个普通的小型城市而已。其原因,在于当时杭州的水土,还是盐碱水,不适合饮用。

李泌到杭州后,发觉尽管城里的水土恶劣,西湖水却是上佳的淡水;于是发动民工,一共开凿了六口井,引水入城。这六口井,不同于普通的井;它们实际上是地下引水管道的出口。从此解决了饮水问题,杭州才人口滋生,日渐繁华,终成东南名城。

宋代的苏东坡也做过杭州刺史,他还专门写了『钱塘六井记』,讲述这六口井。时至今日,除了相国井外,其他五井则都湮没了。

最近听说,西湖边立起了李泌像,纪念这位对杭州作出巨大贡献的先贤。能和李泌这样的人物联系在一起,是杭州的荣幸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