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没有归途的沙漠之旅』,游记。作者:布鲁诺.鲍曼。

这本书买了有几个月,一直搁在书架上,没有去动它。一起买的还有另外一本西北的游记,是一个中国记者所著。那本书乏味无趣,苍白孱弱,满是不着边际的悲天悯人,看着好令人生气。因此就连累了鲍曼的这本书,一连几个月,都提不起兴致来阅读。

一直到昨天,才随手拿起来翻翻;几页过去,就被牢牢吸引住,结果是一口气读完。

书的内容,是关于两次对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徒步穿越:一次是19世纪末的斯文.赫定,另一次就是1989年布鲁诺.鲍曼的亲身经历。鲍曼追随赫定当年的脚步,在亲自的极限体验下,尝试着解析赫定;更主要的,解析沙漠和自我。

刚才在网上看到一篇评论这本书的文章,说鲍曼“煽情”,我则不以为然。写景、抒情、叙事,鲍曼始终是精准的、不夸张的,不以自我为中心,热情而又冷静,有一种内敛的阳刚之美。

好看、高明的游记真是不多。这算是其中的一本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