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底六月初,又是樱桃成熟、樱桃园开放的季节。Leona山谷在洛杉机的东北,开车大约一个多小时能到。那里有十几家樱桃园,随便挑一家,就可以免费进去吃个饱。采一些带走,则需要按磅付钱。

我总是担心去迟了一步,最大最甜的樱桃都被人摘走了。因此上个周末,刚听说有园子开放,就约同学去采了一回。樱桃酸酸甜甜的,美味极了。采回来一大堆,当天就吃了个精光。不过瘾,想去超市再买一些吃,价格却贵得惊人。于是这个周末,又去采了一回。

这一次,寻到一家偏僻的新园子,我们就蹭了进去。这家园子的樱桃树个头低矮,容易采摘;因为次日才正式开放,几乎没被采摘过,树上全是累累的樱桃,手轻轻一捋,就是一大把下来。周围几个老园子的树,长得高高大大,顶上那些又大又红的樱桃,看着眼热,却摘不到,只有叹气的份,所以不如这家新园子里的小树。并且尝遍群树后,感觉新树上的樱桃,味道更甜美清新;老树经历了沧桑,果实带出一点点苦涩,味道就逊了一些。

在一颗树下边吃边采,站着不动久了,突然脚上一痛,低头看时,脚背上爬满了硕大的蚂蚁,居然已经开咬我的血肉了。连忙使劲抖落,但那一口已经够受了。接下来的整整一个多小时里,脚骨钻心得痛,跟最恼人的牙痛有得一拼。

足足扛了二十磅的樱桃回去。回家路上,买了几瓶酒和一个大瓮,把樱桃洗净,用酒浸没,密封。去年也这么做过一次樱桃酒,封几个月后打开,樱桃会吸满酒精,而酒则变得醇厚,色泽红润,看着像葡萄酒一般,却透着樱桃的清香,非葡萄酒可比。感恩节和圣诞,是享用这酒的佳节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