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38年,在密苏里州的两个新郡安居乐业了没几年的摩门教徒们,再度因为Caldwell郡的选举问题,引起了愤恨和迫害。冲突开始不久,政府军介入。本来,军队的任务应该是分开冲突双方,安定局势。然而军队是由人组成的,而人总是有立场的。一批军人的立场,就是反对摩门教。因此,在此次冲突中,军队明显的拉偏架;摩门教徒的处境更加艰难,而冲突则更加严重了。

这为密苏里州的州长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。他下达了“驱逐令”,禁止任何摩门教徒在密苏里州居住。显然,这位州长很乐意发布这样的命令——也许是计划已久的。

“驱逐令”起了进一步的鼓励作用。两天后,反摩门教的暴徒们燃起一把大火,烧死了数名摩门教徒;试图从火场中外逃的,则被枪杀。随即,包括Joseph在内,摩门教的领袖们全部被逮捕。

经过草率的审判,教会领袖被判处死刑。如果不是一位将军坚决拒绝执行命令,摩门教的历史也许就完全不同了。在那位将军的坚持下,不得不改为监禁,而不是处决。

8000多名摩门教徒因了“驱逐令”,仓惶逃往邻近的伊利诺斯州。对于他们来说,找一处安居乐业的地方,像是可望却不可及的梦。

监禁教会领袖是不合理的,但是政府也不愿承认错误。不久,Joseph等人逃脱看管,来到伊利诺斯州Adams郡的Quincy,同其他教徒汇合。显然,他们能够逃脱,看管们必定是收到了来自高层的指示。

为了避免类似的迫害再在伊利诺斯州发生,Joseph决定离开人群,另找荒僻处求生存。在四处勘探后,他看中了一片沼泽地;因为环境恶劣,所以那里荒无人烟。Joseph宣布,这就是摩门教的新乐土。

教徒们以极大的热情和牺牲,响应Joseph的号召,投入到对沼泽地的大开发中去。由于卫生状况恶劣,疟疾等疾病时刻威胁着教徒们的健康和生命,不少人病倒、死去。然而热情和信心并没有因此受打击。不到四年,沼泽地上就立起了一座大城:Nauvoo。(这一情形,总让我想起“南泥湾”。)

Joseph进一步实施他的社会构想,推动了一系列的措施,加强摩门社区的建设。比如,他发表了著名的“Temple Endowment”,宣布只要通过某种仪式,夫妻、家庭就能永久的联结在一起,无论生前还是死后。又比如,成立社会救助组织,帮助穷苦的教徒迁徙、定居到Nauvoo。

1843年,Joseph宣布实行“多妻制”。这是摩门教最引起争议、最受攻击的教义。尽管多妻制度只实行了一段时间,于1890年即废除。然而,至今人们提起摩门教,仍然不可避免的会提到一夫多妻,因此而将摩门教归为邪教。

摩门教自己的解释,是将多妻制放到当时的历史、社会环境中去审视。当时经过迫害、数度迁移,在恶劣的环境中劳作、求生存,大量的男丁死亡,留下许多孤儿寡妇。孤儿寡妇们的处境非常凄凉,然而又没有足够的单身男性可以迎娶和照顾他们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Joseph宣布多妻制,完全是出于现实处境的考虑,为孤儿寡妇得到更好的照料,而不得不推行的权宜之计。

这种说法虽然来自于摩门教自己,但我以为是可信的。如果说多妻制只是Joseph的淫念,这显然不符合当时摩门教艰难求生存的状况,也不符合日后的摩门教面貌:摩门教徒始终以重视家庭而出名。

尽管如此,当时和后来的人们却未必愿意从理解的角度去看待问题。抽离出来看,多妻制很容易被看成是淫乱和邪恶,是对伦理的颠覆和道德的冒犯。

于是在1944年,宣布多妻制的次年,Joseph和其他几个摩门教徒被伊利诺斯州政府逮捕。在等待审判期间,一群暴徒冲进监狱,杀害了Joseph。

这显然是在州政府默许(甚至组织)下的行为。否则以监狱的守卫森严,怎可能为平民冲入实施暴行?并且,事后也没有追究罪行。

政府的本意,是除掉了Joseph,摩门教就该烟消云散了。然而事与愿违。就像耶稣上十字架反而使基督教昌盛起来一样;Joseph的被害,更加坚定了众多教徒的信心。摩门教不仅没有消亡,而且进一步壮大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