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学生也许会记得,我们的中学英语课本里,有一篇关于盐湖城(Salt Lake City)的故事,大致是讲:一群移民来到肥沃的盐湖地区,在此定居垦荒;到收获粮食的季节,蝗灾开始了,大量的粮食落入蝗虫口里,移民们面临饥饿乃至死亡的威胁;正在忧急中,忽然飞来了一群海鸥,将蝗虫一一消灭,从而保证了粮食的丰收,挽救了移民们。

当年的课文里没有提到的,是这群移民的身份:他们正是为躲避迫害,一路西迁进洛基山脉,最终在盐湖城定居下来的摩门教徒。

Joseph死后,继承教主位置的,是杨百翰(Brigham Young)。杨百翰的继任并不是没有受到挑战;尤其是Joseph的妻子,她坚持认为应该由Joseph的儿子继承。然而教会的其他领袖们支持杨百翰。(Joseph的后人另立山头,成立了另一支派。然而至今这一支派也只有三万左右的信徒,影响极为有限。)

杨百翰不仅有很强的领导和组织能力,并且有敏锐的政治头脑。在他的带领下,摩门教不断壮大,并且最终为美国政府和主流社会所认可。这是后话。

在1845年,Joseph被害、杨百翰继位的次年,摩门教再度面临迫害,于是计划向尚未开发的大西部迁移,进入洛基山脉。早在1834年,教会就意识到未来可能面临的危机,开始派人进入洛基山勘探;跟前面的数次仓惶奔逃相比,这一次的西迁,在组织上和准备上,都有了较大的改善。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旅程不在艰难。放弃辛辛苦苦刚建成的、并且已经颇有规模的Nauvoo城和家园,这对于每一个摩门教徒来说,都是痛苦的决定,但他们没有选择。为了信仰,摩门教徒付出了沉痛的代价。

1846年,伊利诺斯州政府得到摩门教准备西迁的消息,准备干涉和阻止。为了避免冲突,教会决定,比原计划的时间提前,立即离开Nauvoo,跨过密西西比河,进入爱荷华州。1847年,先行部队进入盐湖山谷。

杨百翰看见这片谷地的第一眼,就被茂盛的水草、肥沃的土地、和优越的地理环境所打动。摩门教的总部就此定了下来。这里就是后来的盐湖城。

迁移的途中,疟疾、霍乱、坏血病、夜盲、痢疾,种种疾病时刻威胁着教众,成千上百的人死去。1850年开始,在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下,为了将大部分教众迁移到盐湖谷地区,摩门教发动了一场“手推车团队”的运动:每一辆手推车装上一定的粮食和其他生活必需品,然后数人就跟随着这辆手推车前进。然而并不是每一辆手推车都能够到达目的地。许多团队就消亡在路上。这项运动在日后颇受攻击,认为当时的教会领袖轻率行动,将许多教众送上死亡之路。

不管怎样,摩门教在数度被迫迁移之后,终于能够安定下来,从此再也没有迁移,直至今日。盐湖谷日渐繁荣。1877年杨百翰去世之时,盐湖城周围已经建立起了350多个摩门教的定居点;到1900年,又上升到近500。摩门教最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乐土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