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ument Valley – Navajo – Cortez – Mesa Verde

Page镇的边上就是Powell湖。Powell湖实际上是水库,去年游大峡谷的时候也曾经过,当时匆忙,没有绕到湖边。清晨起来,决定开车到湖边一转,再继续前行。时间尚早,湖上湖边空无一人,湖水蔚蓝平静,美不胜收。这里是拍摄的几张照片:

清晨的湖面

清晨的湖面

快艇打破平静

快艇打破平静

阳光撒在湖面上

阳光撒在湖面上

本来下一站是Antelope Canyon。它有些像杭州飞来峰的一线天,窄窄的峡谷,阳光从顶上的缝隙里透进来,经过岩石的折射,光和影的效果十分神奇。至少图片上看起来如此。然而它位于印第安人保留地内,被其所霸占,付许多钱才让进。因为路牌做的不好,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三十多英里,想到高额的门票,索性就不去了。

下一站的Monument Valley,也是属于印第安人。结果又错过了入口。然而Monument Valley的景观是大荒原上的孤山和怪岩,在路边也能远远望见,所以也就罢了。Monument Valley是美国大西部的象征,粗旷、荒凉。看看下面这两张照片,就知道所谓的Wild Wild West,是怎样一种感觉了。

monuvalley1

monuvalley2

路边有不少印第安人搭的小棚子,里面卖所谓的印第安手工工艺品,其实都粗糙得很,价格也不匪。在一处棚子附近停下车,我走过去,里面的印第安大妈举起手里的一串项链,正满脸堆起笑向着我,哪知我只是咔嚓一下,拍了照片转身就走。想象背后她的脸色,哈哈,一定很有趣。

indian

因为错过了两处景点,多出时间来,所以去了计划外的Navajo National Monument。Navajo是一个印第安部落的名字。那里的悬崖下有古代印第安人留下的建筑遗址,因为时间不够,并且和下一站的Mesa Verde国家公园景致类似,因此没有走下悬崖,只是在对山远远的望了望,就继续上路了。在这里还看到一个恐龙的脚印;只是好奇,专家们怎么验证不是后人伪造的呢?

dinoprint

错过了一个路口,倒是因祸得福,看到了形态奇特的Twin Rock。我立刻有了联想,真像两根……哈哈,不雅不雅,不说了。

rocktwin

进入Colorado州,在路的交汇处见到一块巨大的岩石,色泽苍凉,庄严肃穆,很有味道。于是举起相机,拍了张照片。毛毛见状,连忙也咔嚓咔嚓,真是跟屁虫。

rockcool

早早到达了小镇Cortez,在旅馆里安顿好,就前往Mesa Verde国家公园。出发的时候飘起了雨,等我们到达,雨却停了,真是运气不错。

Mesa Verde,是西班牙文里绿色桌子的意思;其实就是一座大山,顶上比较平。山中的几处悬崖,陆续发现了不少印第安人的遗迹;大约建于1400多年前,700多年前,因为气候变化、水源枯竭,此处就被遗弃了;直到西方人到来,才被进山找羊的牛仔们再度发现。几年前一场大火,烧掉了大片的林木,因此进山的一路上,到处都是枯木。然而枯木之间,又早已迸出了大片绿草和各色鲜花,一派生机了。

正赶上国家公园成立99周年,还有免费的蛋糕吃。其中的一处遗址,Cliff Palace(崖宫),本来是收钱参观,今天也免费开放了。顺着山路走下去,绕了几绕,眼前的悬崖底下,就出现了一大片建筑,果然有宫殿的气势。据说这群建筑本来是有顶的,草木所建,在岁月的侵蚀下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留下石头建构。走到那里,发觉规模虽然不小,然而每一处空间都狭小得很,居住在其中,应该是不怎么舒服的。那里有一个一个的园坑,导游说是宗教仪式的场所。几乎崖宫的一半都是这样的园坑;宗教如此兴盛,也说明了生存的艰难。

另一处主要的遗址,叫Balcony House。Cliff Palace是建在悬崖底下,Balcony House却是建在悬崖壁上,十分的险恶,因此必须由导游全程带领,才能参观。赶到那里的时候,又下起了大雨,很有些沮丧,以为参观不成了,导游却说,没问题,照常参观。

那导游是个年轻的小伙子,不知为何,总觉得其神情诡异,于是开始担心:会不会因为下雨,游览已经取消,这人其实是变态杀手,趁机冒充导游,把我们骗到悬崖,一个一个害死……幸好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,否则我那五十万美金的人寿保险就没有白买。然而一路上参观,都是小心翼翼,提足了防备心。记得从前学习杞人忧天的故事,当时就很不明白,为什么大家都觉得忧天很荒谬可笑。这样的担心很正常嘛。

Balcony House出入的路很不好走,许多地方都是悬梯直上直下,背后就是万丈深渊,走得我腿脚发软;还有几处,需要手脚并用的钻洞。好不容易到那地方,破破的几处石头房子,建在凸出的一块平台上,向前几步,就是悬崖。当年住在这里的小孩,玩耍中落崖早夭的,一定不在少数吧?

在这样艰险和出入不便的地方建房子,据说是因为水源的缘故。然而这里并没有汩汩的泉水,有的只是山岩上一滴一滴渗下来的水,积成小小的水坑。估计一天也就能积上一两盆水。然而千百年前,有那么一群人,世代就靠着这点水生存。直到这样的涓滴也终于枯竭。

Mesa Verde的悬崖

Mesa Verde的悬崖

Mesa Verde的枯树

枯树和Colorado高原

Cliff Palace的全景

Cliff Palace的全景

Cliff Palace的一角

Cliff Palace的一角

Cliff Palace的圆井形宗教场所

Cliff Palace的圆井形宗教场所

Balcony House

Balcony House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