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telope Island – Mormon Temple

说起大盐湖Salt Lake,中国人几乎个个都知道,这要归功于中学英文课本里的那篇“海鸥吃蝗虫”的课文。我们决定去湖中的一个大岛Antelope Island(羚羊岛)一游,因为那里是州立公园,应该会比较好玩。

看到了闻名已久的大盐湖,心情还是很激动的。湖里的盐分浓度很高,几乎没有生物。有一种很独特的虾生存了下来,成了湖周围海鸥的主要食物;而虾的籽又含在海鸥的粪便里,落入湖中,下一代得以繁衍。真是神奇的生物链。

由于湖水浓度高,我们被告诫,不要试图高台跳水,否则跟落在石头上差别不大,会一命呜呼。然而湖水浓了也有好处,水面波浪难起,十分平静,四周的山、蓝蓝的天空、天上洁白的云全都倒影在湖里,极其纯净美丽。西藏的圣湖,也不过如此吧?岛上草木茂盛,时不时的可以看见野牛群,倒是羚羊,一头也没见。

下午三个人决定到湖上划船。对面有一个岛,看着很近,却怎么划也到不了。自以为离岸很远了,回头一看,岸边看着跟对面的岛差不多近,这才知道矮矮的坐在船上,对距离的估计是极不准确的。三个人都泄了气,打消了到达彼岛的念头,掉头回去。

本来只打算划两个钟头的,结果回到租船处时,已经三个半钟头过去了。租船处倒是很客气,还是按两小时收费。从船上下来,三个人都是满胳膊满手的盐。一问,才知道对面那个岛,有7英里(22.4里)远。当场倒吸一口凉气。

这里是拍摄的几张照片:

盐湖和沙滩

盐湖和沙滩

湖光山色(毛毛拍摄)

湖光山色(毛毛拍摄)

羚羊岛上的草原和牛群

羚羊岛上的草原和牛群

到旅馆洗去身上的盐和汗水,皮肤已经晒伤了。这几日我们一直很小心,随时抹防晒霜,墨镜、草帽也一直戴着,以免晒伤了影响后来的游兴。然而湖面反射厉害,且暴露时间长了,还是晒伤了。

mormontemple

赶在天黑前,去盐湖城中心的摩门教总部参观。摩门教堂向来以庄严雄伟而著称。然而总部的教堂因为建得年代早,反而不如洛杉机和夏威夷几处晚建的教堂宏伟,但也已经很另人惊叹了。在教堂周围看到许多盛装的游客,大人小孩均是如此,打扮得十分严整,一看就是各地的摩门教徒前来朝圣。

David管自己乱跑着逛去了。因为停车的地方有时间限制,超时会有罚单,我们互相之间又没有手机联系,事先也没说好在哪里碰头,因此我只得在门口坐等,什么也没看成。等David这个无组织无纪律的家伙游毕出来,看着他心满意足的样子,火就不打一处来。大骂他一顿之后,晚上点了巨贵的牛排和龙虾,算是散心。然而吃完以后想想价格,心情更不好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