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riodic Spring – Grand Teton – Yellowstone

凌晨起床,我和David继续上路,而毛毛因为假期有限,不得不坐飞机回洛杉机了。

毛毛的旅游风格,同他吃自助餐是一样的:只一个“多”字诀。这是他贪婪性格的一种体现。好处是会被迫跟他去一些很深入的地方,往往会有惊喜;坏处是人会很疲劳,时间长了就吃不消。试想,吃几顿满塞满填的自助餐也就算了,顿顿这么吃,如何堪得?这几日我脾气十分的大,同疲劳也不无关系。因此毛毛离开后,我和David商量一下,决定改变风格,开始悠哉悠哉的游览了。

bearlake

一路穿越山峦、平原、草场和森林,来到大熊湖(Bear Lake)边。上面是下到湖边前的山崖上拍的照片,湖边的小镇叫Garden City,花园城,果然是鲜花遍地。向前再开,一路经过许多有意思的小镇。有一处叫巴黎(Paris),还有叫阿尔卑斯(Alpine)、日内瓦(Geneva)的。也许是早期移民对故土故国的一种怀念之情。懒得去细细探究了。

parishouse

巴黎小镇的许多房子前,居然都种满了罂粟花(上面是其中一所房子的照片)。美则美已,难道政府不怕他们为非作歹吗?

periodspring听说小镇Afton附近有全世界最大的间歇泉(Periodic Spring),决定前去一观。以为到处会有牌子指路,把我们引到泉边,哪知在小镇里转悠,一点线索也没有。大概小镇的居民喜欢安静,不想大量游客来打扰吧。问了人,才知道在消防局门前的小路转进去,一路开进山谷。

路始终沿着一条叫Rapid Creek的小溪,溪水果然湍急,水声隆隆。开着开着,耳边忽然寂静下来,原来上游出现了一个小湖,水面平静下来。再往前开一点,水声再度响起,而路也到了尽头。剩下的一段,要步行才能到达。

奋勇前进,有几处居然被溪淹了,要跋山涉水才能通过;好不容易走到尽头,一个极浅的小山坳,泉就在山坳尽头的陡坡上。泉水流下来,注进Rapid Creek里。

间歇泉的现象在8月到10月间才看得到。眼前季节不对,水流太大,根本没有间歇现象,水就一直不停的从岩缝里喷涌而出。虽然有些遗憾,但这一路进谷来的景色颇佳,我们也不后悔。我和David还在泉边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。哈哈,说不得,说不得。

再往前,就不再停留,一直到达Yellowstone(黄石)南面的Grand Teton国家公园。有人比喻说,Yellowstone是小姐,Grand Teton是丫鬟;尽管丫鬟姿色也不错,可惜跟小姐站在一起,就常常被忽视。

Grand Teton是一座雪峰的名字。公园里一个大湖(Jackson Lake),湖的一面雪山缭绕。语言太弱了,看看照片吧,就知道Grand Teton是什么样的了。总之非常的惊艳。

grandteton1

grandteton2

David一定要去湖上玩快艇,只得陪他去。号称快艇,其实是慢艇,最快也只不过每小时10英里。David大喊不过瘾,驾着船朝雪山方向直冲过去。开始我还无所谓,靠近雪山的时候,湖上的风浪突然大了起来,雪山的阴影直压下来,一阵寒意透心底;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,一瞬间,突然体会到了Titanic沉没前即将落水的可怜人的绝望心情。安全回到岸上,深深的舒了口长气。

赶到黄石住下,吃完晚饭,已经是夜里了。黄石不适合开夜车,因为许多动物会在夜里出来活动,人和动物都容易受伤害。我们索性早早上床,睡一个好觉。

indianart

上面这张照片,是进入Grand Teton前、在路边见到的一处建筑,看起来像城堡,其实是印第安艺术博物馆。一路上经过许多小镇,见到了不少极有味道的民居,然而连连喊停的时候,David已经把车开出好远,也就懒得开回去再拍照了。很是可惜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