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t. Rushmore – Wind Cave – Jewel Cave – Crazy Horse

7月4日乃是美国的独立日,也就是国庆节。

第一站,Rushmore峰,也就是俗称的总统山;这座山上塑了四位美国总统的头像:华盛顿、杰克逊、林肯和老罗斯福。美国人也一样注重爱国主义教育,因此今日的Rushmore人山人海。进入前的安全检查很严格,可见恐怖主义对美国的影响。

rushmore

天乃是阴阴的,如果说真有天象人事的对应,不知这是否是美利坚国运不佳的预兆?站在那里,对着四位总统,想,要是我们中国也找这么一座山,塑四位对中华文明贡献巨大的先贤头像,如果让我来选,会选哪四人?孔子、司马迁、苏轼,第四个我就很犹豫不决。

离开的时候,发觉等待进入的车队已经有几里长了。暗自庆幸自己明智,一早来访。

今日的另两个计划,是爬洞。这一带属于黑山区域(Black Hills),溶洞众多,其中就包括了世界第三长的Jewel Cave和第五长的Wind Cave。进这两个洞要导游带领,因此必须预约。我们约晚了,时间安排上就很紧张。急急赶到Wind Cave,由一个慈眉善目、爱讲话的老头带着下洞。其实有好几种游览途径,有些颇为惊险,可惜名额有限,我们没能订上;因此走的这一条,乃是最平平无奇的“老太太路线”。

cavebox

一路下去,果然没什么意思。只看见灰灰的岩石,造型也不好,也没有瑶林仙境那样的绚烂灯光塑造效果。唯一出奇的,是洞中一种叫“Box”的结构,据说是止此一家有。上面的照片,拍的是某处洞顶,看起来就像蜂巢似的。其成因,导游解释说,是岩石出现裂缝,因此有其他沉积物填入。天长日久,原先的岩石被腐蚀光了,倒是填入缝隙的沉积物留了下来,成了现在的样子。这些“Box”脆弱的很,导游再三交代我们不可触摸。

一路上,老头不停的说,有问题可以问他。有个小孩,明显是觉得此洞无趣,举手问,“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上去啊?”真是童言无忌。大家都笑起来,老头也只得苦笑。

从Wind Cave上来,马不停蹄赶往Jewel Cave,差一点点就没赶上,真是老天保佑。这边的导游也是老头,然而风格和前一个完全不同,从头到尾几乎没有笑过,一直是冷冰冰的,哪怕是开玩笑。然而大家倒也不觉得受到冷落。

这个洞的游览就有趣得多。洞里没有灯,每个游客提一个灯笼下去,微弱的灯光下,在险恶的洞里穿梭,不少地方都要手脚并用。按照规定,12岁以下的不让提灯;有个小姑娘正好11岁,别的小孩提着灯,她空着手,就不停的大叫不公平。另外一个看起来差不多大的小姑娘,正好12岁。11岁的就很不服气,不停问后者,“你真12岁了吗?”直到后者的母亲出来作证,才算死心。下洞的时候,11岁的就一直缠着那12岁的,时不时的问,“你累不累?要不要我帮你提一会?”嘴上说着,脚下不留心,摔了一跤,大哭起来;然而不到一分钟,又破涕为笑,开始唧唧喳喳了。真是活泼可爱。

洞里有一个地方特别窄,需要使劲挤过去,导游戏称为“胖子的悲惨境地”;又有一处特别矮,需要爬过去,导游戏称为“高个子的悲惨境地”。好笑的是,我们队里最高和最胖的都是同一个人,一个壮硕的美国大汉,看他爬得艰辛,其兴致倒依旧很高。

到了洞底,一个被称为“地牢”的空穴,导游说,“到此为止了,大家坐下来休息。”我的背后还有黑幽幽的通路,但那是专业探穴者才能进入了。

刚坐下来,导游就叫,“一!二!三!”让大家一起把手里的煤油灯熄灭。眼前顿时一片漆黑,没有一丝光亮。这一辈子,我都没有经历过这样彻底的黑。大家都不作声,顿时感到一种压迫,背后的通道冷风森森,心里开始哆嗦起来。万一洞的深处有怪物呢?幸好,正准备歇斯底里的尖叫,导游及时点亮了灯,挽救了我当众出丑。

晚饭在路上的一家牛排店里吃牛排。去厕所撒尿的时候,发觉那里的小便池,我就算垫起脚也够不着,不得不走进包厢去用抽水马桶。中部的农民大汉啊……

吃完晚饭,往Rapid City方向回开,路过一处叫Crazy Horse的景点。那是一座属于印第安人的山,印第安人请了一个雕塑家,打算将整座山雕成他们的英雄,狂马。四十年过去了,老雕塑家已经死去,目前由他的儿子在负责工程,而我们看到的,还只是英雄的头部而已。不知在我有生之年,它能否被雕成。

进入Crazy Horse的门票颇贵。总之一路开车过来的印象就是,印第安人雁过拔毛,占了景点就狂收钱,印象很是不好。晚上九点还有号称最先进的大型激光表演,看了一半就退场了。粗劣得很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