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eveland – Niagara Falls

又是一天狂赶路。在密西西比河之前,西部的高速一直是免费的。过了密西西比河,则三步一站、五步一点的收费,跟咱们中国也没什么差别。忽然想起西部高速叫Freeway,一直就习惯了这么称呼,也没有思考过它的来历。原来Freeway也不是白叫的,是免费高速的意思。东部就改叫Toll Road(收费路)了。

进入Ohio,路的限速由75英里降为65,一个不留心,继续按照80多英里开,就被警车拦了下来,拿到一张超速罚单。开车开了两个礼拜,几乎天天时时刻刻超着速,到此时才拿到一张罚单,倒也不怎么沮丧。并且跟加州的高额罚单相比,Ohio州77美元的罚金实在是很便宜了。

路过Cleveland,本来准备接上阿晖,但阿晖已经跟同学先赶往尼亚加拉瀑布了。等我们赶到那里的时候,在旅馆碰面,一起吃晚饭。找到的一家中餐自助,是我们两年前光顾过的。同样的餐馆,同样的食物,两年前阿晖吃得兴高采烈,这一次他居然觉得无处下筷了。真是物是人非、资本主义腐蚀人呐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