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cadia

昨晚黑漆漆的看不清楚,早上发现,原来我们的旅馆就在波士顿的中国城边。于是三个人去“龙凤”吃早茶,然后再上路。

我和David,这几天来一直觉得开车很舒服。道路两边全是密密的树林,非常的养眼。洛杉机也有树木,也有绿色,但那种干巴巴的、像是一洒上水就能冒烟的绿色,跟东部这样鲜嫩、苍翠的绿,完全不能相提并论。而阿晖却很郁闷,他看惯了东部,倒觉得大西部那种鸟不拉屎的荒凉才是景色。

一天的雨时落时停,傍晚赶到Acadia国家公园,住进一处家庭旅馆。收费倒是比别处贵,然而房间前后有大片的草坪,这样奢侈的空间,在普通的旅馆是见不到的;并且室内布置得十分有情调。我对这住处十分满意。

天黑之前,想先去逛逛,于是来到一处年代久远的灯塔。然而走到灯塔旁边,丝毫看不出其好处,也许灯塔的美,只有在黑漆漆的海上急着归航的人,才能深切体会到。

lobsters

听说Maine州的龙虾便宜。据说一度龙虾泛滥,有钱人家的佣人都用龙虾来喂养,曾经一度,佣人们还起义,要求不再吃龙虾;这样的故事,阿晖听了,不平得大喊大叫。去灯塔的路上,有不少路边小店,当地人称为Lobster Pounds的;店里的池子堆满了活龙虾,客人们随手点几只,可以生的带走,也可以在店门口支起的大锅里现煮熟了;总之是价廉物美。我们三个人,每人要了一只两三斤重的大龙虾,煮熟了带回旅店,买几瓶啤酒,美美饱餐了一顿。

lobstercook

夜里打扑克接龙,输了就头上顶碗。可有四五年没碰过牌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