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 York – Philadelphia

New York,号称“The City”。在一些纽约人看来,美国,甚至世界,只有这一座城市。其他均是乡镇、农村。

本来David想在时代广场边上订一处旅馆,但鉴于在Chicago和Boston市中心住宿的非愉快经历,我坚决要求住在郊区,早晨再开车进曼哈顿。哪里知道,光是在曼哈顿停车,就花了我们37美元。在弥漫着下水道臭味、拥挤喧闹的街头,我边走边想,这,难道就是纽约、曼哈顿了?

这一天做了以下这些事情:路过时代广场,路过华尔街,路过大都市博物馆,路过中央公园,路过第五大道,路过百老汇,路过双塔楼遗址,坐纽约地铁,登上帝国大厦,坐船前往自由女神像。

都是传奇性的地方,然而也就是见一见,想,和照片、电视上看起来差不多。仅此而已。

newyork1

双塔楼被撞塌以后,帝国大厦的顶层就变得更俏了。光是排队等候坐电梯上去,就花了大约四十分钟。到了上面,确实是高,整个纽约的景色一览无余。然而人实在太多了,每换一个角度,想挤到栏杆边上,又要等上好一会。记得看『Sleepless in Seattle』,里面Meg Ryan一个人站在这里,空空荡荡的,晚风吹起她的长发,十分苍凉。这,也许只有梦里去体验了。上面的照片在帝国大厦上拍的纽约俯视。

newyork2

传奇性的自由女神像,实在没有看出什么好处来。倒是坐船去岛上的时候,离岸回望曼哈顿,曼哈顿全景十分的不错。下面的照片是船靠近岛时拍摄的自由女神像。

statue

傍晚时分,从自由女神像回来,就开始互相告别了:驴坐长途汽车回Boston,阿晖搭同学的车回Cleveland,而我和David在Princeton、David的一个朋友家里吃了晚饭,连夜赶到Philadelphia,次日一早就要飞回Los Angeles,长长的旅行即将结束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