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门旅游前就想去LACMA看这个来自埃及的文物展,当时买不到门票。回来以后,已经一个月过去了,哪知还是热俏,结果花40美元买了黄牛票才得进入。

图坦卡蒙(Tutankhamun)于公元前1333年成为埃及法老,在位约九年。那时候中国处于商王朝,正在乌龟壳上刻字,努力铸造青铜器。而埃及已经能够制造出这般精美的工艺品(这里有一部分文物的照片)。

精美是相对而言的。就像良渚遗址里的陶器,上面有一些花纹,大家看了都说,啊,太美了。如果陶器店里摆同样的器具,只怕无人问津。所谓古朴美,我时常怀疑只是心理暗示。

然而这一批从图坦卡蒙坟墓里发掘出来的珍宝,不只是这种意义上的精美。这些展品哪怕放在明、清的紫禁城里,也会毫不逊色:并不是因为年代古老而不逊色,而是因为工艺高超、制作精良。

如果文明是一场关于时间的竞赛,那么毫无疑问,在3000年前,我们中国人被远远的甩在了后头。三星堆遗址也许可以一拼,然而那好像跟正统的中华文明无关。

文物里面比较滑稽的,是埋在墓中的一种木头俑。据说,目的是如果神召唤墓主去干什么活,墓主就可以派这些俑去,而自己可以偷懒。真是好主意啊。哈哈。

另:灯光灰暗的展厅里看到金壁辉煌的大棺材,以及盛放内脏的容器,心里还是挺毛的。四周围白人身上的香水混杂在一起,形成古怪难闻的味道,简直就像亲临三千年前的现场,古埃及人正往腐臭的法老尸体上抹香料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