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对戳有印象,是小时候看『西游记』的最后一回,唐僧取经归来,拜见唐太宗,把自己的关牒呈上。原文是这样讲的:

(唐僧)叫:“徒弟,将通关文牒取上来,对主公缴纳。”当时递上。太宗看了,乃贞观一十三年九月望前三日给。太宗笑道:“久劳远涉,今已贞观二十七年矣。”牒文上有宝象国印,乌鸡国印,车迟国印,西梁女国印,祭赛国印,朱紫国印,狮驼国印,比丘国印,灭法国印;又有凤仙郡印,玉华州印,金平府印。太宗览毕,收了。

每次看这段文字,都会贪念横生:恨不得立时坐上时间机器飞到唐太宗面前,一把将关牒抢到手。西游记里各种各样的法宝应有尽有,然而我真正动心的,只有这一本盖满各国印戳的关牒。小时候常常想,等我长大了,也要周游世界,带上一本册子,在上面盖满各地的戳。

后来开始集邮,同时也开始收集各种邮戳。旅行每到一地,给自己发一张明信片,上面就会盖上当日当地的邮戳。看余纯顺的日记,里面提到他的一个笔友,希望余纯顺路过那些偏僻的城镇时,能够寄一封信给他。记得余纯顺笔下颇有微词,认为这是过分要求。我就想,显然余纯顺不懂得集戳的乐趣。

世纪之交的时候,中国邮政对邮戳的风格作了较大改动。表嫂送我一个信封,上面同时盖了20世纪最后一日和21世纪第一日的邮戳,当时如获至宝;出国这些年,也不知是否还完好。

到美国后,游览了许多国家公园。每个公园都提供专门的纪念戳。于是每到一处,都会忙着找游客中心去盖戳。书架上的相册里,存放的不是照片,而是辛苦收集的明信片:正面印着秀美的风光,背面则是显示访问日期的纪念戳。每一次翻看,都有极大的快乐;没有收藏爱好的人,则无法体会个中滋味。

去年公映的动画片『Shrek 2』,里面的虚构王国叫“Far Far Away”。前段时间发觉,邮局的盖消戳居然成了怪物Shrek的形象,旁边写着“Greetings from far far away”。这是我收集的邮戳中比较有趣的一个。美国人可真是童心十足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