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中国政府做了一件深得我心的事,就是同美国政府协定,中国在美留学生的签证由半年两次入境签证改为一年无限次入境。

为了今年寒假可以安心回国,以及明年某时可以去墨西哥看金字塔,在精心计算风险之后,终于决定,前往墨西哥边境的提华纳(Tijuana)申请签证。

事先向有过提华纳签证经验的人详细打听过程细节,又去MITBBS的Visa版阅读了大量的签经;自己觉得拿到签证的可能性几乎在90%以上,但昨夜仍旧忧虑到失眠。

凌晨四点多,才迷糊过去了一会,就被闹钟吵醒了。赶紧起床,洗澡,换上休闲西裤、长衬衫、皮鞋(平时我都是汗衫拖鞋的),热了杯牛奶喝下,就匆匆出门了。本来以为是披星戴月,寂静一片,哪知推开家门,周围的墨西哥裔邻居们,早就已经亮起了灯,开始忙碌了。这才知道蓝领们谋生之艰辛。

接上同去签证的伙伴,沿着405高速,然后又转上5号高速,开了将近三个钟头,由一片漆黑开到天色大明,才穿过San Diego,来到美墨边境。5号可以直接开到墨西哥,但我们中国人是不可以就这么过去的。于是我们在标着“美国境内最后一个出口”的地方下高速,找到一个停车场趴好车,在边境处的麦当劳吃了点东西,并喝了一大杯咖啡提神,然后就走上一座盘旋的桥,向墨西哥行去。

不知不觉,穿过了两道铁栏杆门,竟然就到了墨西哥。一路上也无人看管,也不需要任何手续。下午的时候,再从墨西哥往美国回来,边境岗哨森严,于是深觉到穷国和富国的差别。这是后话。

进了墨西哥,立刻就有人问我们是不是去美国领事馆,招呼我们坐出租车。一种黄色的车,事先讲好8美元,连记价器也不用打。后来才知道,这边许多白色的出租车,用记价器收费,只要两三美元就够了。黄车只有宰我们这些从美国过来的人。但即使是8美元,也觉得很便宜了--相对于洛杉机。

十几分钟后,来到领事馆,旁边就是一家银行,去那里交了108元签证费,拿了收据,就去排队等签证。因为带了手机相机什么的,保安说不能进门,只好去旁边一家小店寄存,又被收了五美元。虽然五美元并不多,但比较当地的物价,这也算是宰人了。

进领事馆,拍照,按指纹,递上材料,然后等待,轮到后过去面试。给我面试的,是个黑黑的年轻姑娘,有些像亚裔(东南亚),又有些像墨西哥的印第安人,非常冷漠,也很尖刻。幸好她是新手,有些东西不懂,就把我转到另一个中年黑发男签证官那里,这才顺利通过,但也吓出一身冷汗。

具体签证要到下午三点才能取。连我在内,共有九个等待签证的中国人,于是一起去吃午饭。因为不知道去哪里好,看到一家中餐馆,进去打听,那里的一个伙计(自然是中国人)热情得很,居然开车把我们送到一处购物饮食中心。

一家餐馆叫“California”,大家都说,刚从加州过来,又吃什么加州菜。于是我跟他们解释,其实墨西哥这边的这块地区,也叫California(Baja California,下加州;美国的加州,原先也是墨西哥领土,叫上加州,后来被美国人霸占了)。所以这里所谓的加州饭店,并不意味着就是美国菜。众人这才进去吃饭了。

我点了一种Enchilada,墨西哥的特色菜。就是玉米面饼卷,里面卷上煮烂的豆泥、肉糜,卷成细长的圆筒形,外面再浇上辣酱。一个盘子里放着三个卷,三种不同颜色、不同味道的辣酱。看上去美观,味道十分的不错。侍者不会英语,比划来比划去,我们累死,她也累死。最后居然没有上错菜,也算难得。一算帐,我的Enchilada再加一杯冰茶,才6美元多,比起美国这边,实在是很便宜了。

吃完后稍微逛了逛,两点多一点,就赶回领事馆,顺利取到签证,再打的回边境。过边境的时候,遇上的边境官员是一个亚裔老头。MITBBS上早就有人警告,说这个亚裔老头对待亚裔过境者,特别的刻薄。我们本以为拿到签证了,可以理直气壮过来,所以也就没有去排黑哥们或者白哥们的队。到那老头面前,被他反复的问,才知道刻薄之名真非虚传。又是一身冷汗。真想跟他说,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!”

不管怎样,最后还是顺利回到了美国这边,深深的送了口气,忽然意识到,自己已经有一年无限次进入美国的签证了。真有些难以置信的感觉,兴奋得直想蹦三蹦。再开三个小时回洛杉机,到家,到处向人汇报好消息。

事先听人讲,一过边境,进入墨西哥,连空气都变得臭了,并且那里的食物也千万不能吃。然而亲身经历了,却发现并非如此。对提华纳的印象很是不错。种种诬蔑性的传言,十有八九是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假洋鬼子们在传播。鄙视之。

记下流水帐,准备以后再去那里签证,到时候可以参考今日行程,依样画葫芦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