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不觉,又一个911过去了。前几年,每到临近这个日子,就会去超市买许多瓶装水、午餐肉罐头之类的,以防万一。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,因此今年就懈怠了,什么也没有准备。

水自然可以慢慢喝掉,午餐肉,在橱柜里呆上大半年,打开闻一闻那股油腻腻的味道,就感觉饱了,最终的结局总是进垃圾桶。也许应该捐给穷人。然而找到捐献的地方,开车过去,耗费很多汽油。这年代,节约能源似乎更是当务之急。于是还是把罐头扔进垃圾桶。懒就要心安理得的懒。

上个星期坐飞机回洛杉机的时候,坐在旁边的一个年轻男人,前额的头发,两叉褪得很高,身上体毛很重,典型的中东人的样子。当时就有些忐忑,手里捧着一本书,却怎么也看不进去,时不时去瞄他一眼,看他在做什么。

飞到中途,那人拿出一个小本子,开始写写画画。我探头过去,他警惕的看我一眼,用手遮挡住页面。但一扫之间,我已经看见,本子上全是不知所云的图案。莫非是用密码写的遗书?

又过了会儿,这家伙闭上眼睛,嘴唇微微动着。莫非是临死前的祈祷?

那一刻,我紧张得都想大喊乘务员,“这是恐怖分子!把他抓起来!”……

自然,什么也没有发生;飞机安全着路,只是虚惊一场。但走出机场的时候,双腿都是软软的,身心俱疲。

然后,昨天下午,洛杉机发生了大面积的突然停电。事先基地组织又警告说,洛杉机是下一个目标。又是狠狠紧张了一场。特别是想到,今年居然连应急的食物和水都还没有买……

因此开始怨恨起恐怖分子来。本来似乎和我们中国人不相干的,那是伊斯兰和基督教的恶斗。但人在美国,恐惧已经不知不觉的蔓延到心里,并开始影响日常生活了。

然而,美军的飞机狂扔炸弹的时候,南斯拉夫、阿富汗、伊拉克,那里的同恐怖袭击或战争本不相干的平民百姓,心里所经受的恐惧,只怕是千倍万倍的更深更切吧?那么,我的自己吓自己的这点子惊魂,也就不算什么了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