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高祖刘邦当了皇帝之后,将他的老爷子尊为太上皇。

刘老爹实在是个很有趣的老头。尽管儿子当了皇帝,他却不改自己的市井小人本色,在当时的政治舞台上毫无作用。因此长长的史记里,不仅没有他的传(只是在『高帝本纪』里提到了几处),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没有提及。

最初的时候,刘邦刚当皇帝,见老爷子都是按照平日父子的礼节。但皇帝觉得老爷子实在太土,向其行礼有失体面,但又没有办法。管家从中窥得皇帝的心思,就劝刘老爹:“尽管你是当老爷子的,但儿子毕竟是皇帝,哪有皇帝给百姓行礼的呢?”刘老爹没有文化,人家这么说,他就觉得是那么回子事;反正他脸皮厚,无所谓,下一次见到儿子,就倒过来给儿子行礼了。刘邦表面上推辞,心里窃喜,半推半就的接受了。真是无赖两父子。

就这么锦衣玉食的过富贵日子,老爷子却乐不起来。『西京杂记』里有一则记载:

太上皇徙长安居深宫,凄怆不乐。高祖窃因左右问其故,以平生所好皆屠贩少年,酤酒卖饼,斗鸡蹴踘,以此为欢,今皆无此,故以不乐。高祖乃作新丰,移诸故人实之,太上皇乃悦。故新丰多无赖,无衣冠子弟故也。

原来老爷子怀念的,乃是跟小人物们打交道,在市井间走鸡斗狗、纵酒耍球的自在生活。结果刘邦就建了一座新城,把老乡们都搬迁了过来,陪老爷子玩乐。老爷子就快活了。

真是:富贵于我如云烟,只羡自在不羡仙。

为什么要提他呢?因为十分十分的欣赏啊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