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雨了。洛杉机很难得下雨,所以就跟遇见下雪一样,心里很兴奋。

江南多雨。从前在江南的家乡,夜里挑灯读闲书,有时候,就会听见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。听着雨声,会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清静感,一种夜方长、悠悠读的舒缓与自在。睡觉时,如果不是天寒地冻,更要把窗打开,把润泽的凉风放进屋来;一边则把被子裹得紧紧的,只留脑袋在外面。有种睡在旷原上、席地幕天的感觉。

雨还在下着,雷声隆隆。我随手从床头拿起本书,看几行字,清凉的心境却已经没有了。心里面排满了一日、一周、一月、一年、乃至一辈子的种种计划。匆匆。

心目中的理想人生,是做一个太平盛世的乡下地主,生两个儿子。一个培养他读圣贤书,考举人状元,去朝廷作不大不小的官,但不要爬得太高,更不要卷入权力斗争:这样既不怕被官府欺负,又不怕受政治牵连。另一个儿子,则培养他做能干的小地主,管理雇农、工人、丫鬟、老妈子之类的日常经营。而我,地主老爷子,就可以万事不操心,整日想干嘛就干嘛,过一个富裕、悠闲、舒适的人生。

高中时,和同学在吴山求签,我那一支,现在只记得一句,“发财不用费功夫”;整个签的大意,是我的生活悠闲富足,家庭团聚。而我的同学,则抽到一支“空费心思枉费财……劝君早生蒲芦志……”;二、四两句忘记了,蒲芦志,意思是劝他出家去做和尚。

哈哈,希望我的签灵,他的不灵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