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晨醒过来,天还是黑的,一看闹钟,已经7点半了,赖床时间已过。忽然意识到,夏令时在昨个午夜结束,于是把时间往回拨一个钟头,继续躺着,心情很舒畅。早晨醒来后赖一会床,是莫大的享受,可以悠悠的整理一下自己一段时间来的生活、情绪、以及各种念头。但前提是醒得要早,否则会有罪恶感。出国都四年了,被父母强迫养成的早起心理还是改不掉。

十月就这么过去了。整整一个月都是模糊的,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成。唯一的感觉,就是一晃之间,一个月又过去了。这让我有些心寒。据说人到中年的标志,就是感觉时光加速。但我还远没有准备进入中年。

生活总是一段一段的,非常的界限分明。方才翻了一下02年写的死亡谷游记;很庆幸当时写下了那篇文字。那时候人生像刚刚展开,一切都是新鲜的,自己有着无尽的好奇和探索的欲望。那次是和David一同出游的,但两个人还不是那么熟,所以游记里彻底把他给“省略”了;当时他还颇有微辞。接下来的三年多间,搬来搬去,挪了好几次家,但两个人始终挤在一个屋檐底下;因此生活的质感始终没什么大的变化。

七月底David毕业离开洛城后,我独霸公寓。这也不是不好的,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自在;此外,英语口语又有了突飞猛进--因为无人整天跟我讲中文了。但是一个生活段落结束了,下一个却没有立即展开,我有种懒洋洋的沉陷感,一直至今。

十月将尽,夏令时结束,这才意识到这一个过度拖得太久;我应该进入新的生活状态了。就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,心情突然又变得活泼泼的,有数不尽的事情想做;想去结识各式各样的人;想去探索他们的世界……

今天算是一个开始吧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