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恩节过去了,比较累。一个同学从北加下来,住在我家里,陪了他几天。对于我来说,度假,要么是出去旅游,要么是一个人躲在家里看书。这个假期也不是不愉快的,但也谈不上有多少愉快。我只是更需要安静的休息。

周三计划做大扫除,但被导师耽误了时间。所以晚上同学到达的时候,家里还是乱七八糟的。当然,乱七八糟是按照老妈的标准。按照单身男性的标准,我的公寓其实是很干净整齐了。呵呵。

周四,让同学自己开车去好莱坞,我做了一些琐碎的杂事。下午同学回来,带他去一个中国朋友家里吃感恩节的大餐。食物很丰盛,但是没有火鸡和橘酱。这应该跟端午节不吃粽子、中秋节不吃月饼、元宵节不吃汤圆差不多吧。但对于非美国人,无所谓了。

周五,凌晨起床去Desert Hills Outlet购物。三个人买了近一千美元的衣服。在洛杉机四年,从来不需要冬衣,四季都是汗衫。国内的衣服都是五、六年前的,甚至更旧;两年前回去,穿在身上就觉得很别扭了。虽然我不是很在意穿戴,不过这次还是给自己买了几件冬装,回国穿。皮夹用了一年,被汗水浸得破破烂烂,就买了个新的。

犀牛

犀牛

火烈鸟

火烈鸟

狮子

狮子

长颈鹿

长颈鹿

周六,开车去San Diego的野生动物园。高二的时候同父母去过上海的野生动物园,以为这边也是如此。但这边动物都是关起来的,只是关的园子很大而已。并没有太大意思。倒是生平第一次,亲眼看见了犀牛。

cruise

接下来赶去San Diego的军港,登上了退役的航空母舰中途岛号。港里还停着另外两艘,一艘里根号,另一艘忘记了。离开的时候,太阳已经下来了,泊在港里的豪华游轮正准备启航,灯火通明,在风云翻涌的夜空和黑漆漆的海面衬托下,显得格外的醉生梦死。

周日,去给几位姑娘们买护肤品。女人就是麻烦。呵呵。下午去另一个城市,和禅功同修一起做了一套感恩禅。但是一直昏昏欲睡,效果很差。这段时间,打坐不仅没进步,而且好像还退步了。这跟心境不平静也许有关系。以为同学下午离开,但晚上吃饭回来,他还在。午夜两点才出发。

而我的长假,就这么渡过了。索然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