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要洛杉机看海上的日落,必须是冬天,其他季节,太阳只是落到Santa Monica Mountain的山背后。

昨日下雨,早晨醒过来,发觉日头高照,就知道细雨[YI]尘,今天的可见度一定很好,会是登高远眺的好日子。然而在床上懒洋洋,起来已经10点以后,就懒得再去爬山。又觉得辜负这好天气,十分的可惜,因此叫了毛毛,傍晚去海边看日落。

洛杉机最有名的几个海滩,比如Venice Beach或者Santa Monica Beach,美则美矣,但人潮汹涌、趴车艰难,因此我们选了较偏僻的洛杉机南面的Manhattan Beach。Manhattan Beach既是那片海滩、又是海边小镇的名字。

到达的时候,时间尚早,因此就换上运动服,沿着海滩慢跑,消耗一下中午吃的麦当劳的垃圾食品。夕阳映着小镇,海浪一波一波,把一片沙滩冲刷得平滑如镜面,远远的,可以望见海边高高的烟囱在沙滩上的清晰倒影。沙滩上到处是海鸥。沿路许多跑步、溜狗、轮滑、骑车的人,偶尔还看到冲浪者湿漉漉的回来。这种气温能下海,还是很令人钦佩其体格的。

跑了大约两、三英里的样子,来到一处pier,直直的伸入海中。到pier的尽头,稍稍调匀一下呼吸,太阳就已经在海天交接的地平线边缘了。只片刻,就落入海里,只留下一圈暗红色的余晕,以及天边翱翔的海鸟。

心情正佳时,突然意识到,还要跑两三英里回到车边,摸了摸又酸又痛的腿,心里闪过一句话:万里长征刚刚走完了第一步。

没办法,只好慢慢往回跑。太阳一落,海边的气温就直降下去,冷飕飕的海风吹在脸上、身上,裸露的皮肤很快就麻木了。Manhattan Pier上的路灯亮了起来;无意间抬头,一轮弯月已经挂在天上。Pier上搭起了小舞台,舞台前坐了不少的人,舞台上一支乐队,正测试着音响设备。周六的夜晚,小镇的夜生活即将开始。这时候,看着当地居民悠闲的散着步,或者三三两两,懒洋洋的聊着天,等待演出开始;沿街的酒吧里人头攒动;透着温暖灯光的住宅……我就会有一种希望自己也属于那里的感觉。

一时间,异乡为客的事实是那样的无法回避。

beach1

beach2

beach3

beach4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