终于又忙完了一周的碎事,回到家里。想着晚上休息一下,有两件事情可以做:要么看刚从图书馆搬回家的Jack Kerouac的小说『On the Road』,要么看在书架上搁了三个月的片子『Sideways』。犹豫来犹豫去,还是决定看片子。书一拿起来,就不是两个钟头可以打发的了。

这部好评如潮的片子,在书架上搁了那么久,因为自己对文艺片是越来越敬而远之。十部文艺片,九部看了心情郁郁,我又何必跟自己过不去。

果然,看了半个钟头,就很受不了,想关机,但片子里却恰好奏起了Eels的“Mr. E’s Beautiful Blues”,又舍不得了。能用这首曲子的片子,我想,怎么也得看完它。

看完后,不得不竖起两个大拇指。Alexander Payne关注的对象总是这一类落魄男性,他导演出来的片子,味道也基本差不多,但一部比一部更精致了。想他99年的『Election』,已是大师手笔,怎么也比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『American Beauty』要强许多;后者粗糙得不堪入目。到了这一部『Sideways』,则称得上炉火纯青了。

片子里人物的情绪起起伏伏,能拍得这么微妙自然,是很不容易的事情。许多镜头的细节,都有一种在心里挠痒痒的感觉,一动、一动的。其实他也很煽情的,在配乐上尤其明显,但煽情得并不让人反感。

中文的译名,“酒佬日记”极不喜欢,透着香港人的俗气;“寻找新方向”则是刚出道的小孩,手笔太嫩了;“杯酒人生”过得去,但还是差了一点什么,没有“Sideways”的味道好。想来想去,也想不出更合适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