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日过去了,还是沉浸在“Ashes and Snow”的世界中,时不时要去它的网站上逗留会儿。今天看到这两幅豹子的照片(左、中),就想到了张爱玲在她的『忘不了的画』中提及的Henri Rousseau的“The Sleeping Gypsy”(右):

超写实派的梦一样的画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张无名的作品,一个女人睡倒在沙漠里,有着埃及人的宽黄脸,细瘦玲珑的手与脚;穿着最简单的麻袋样的袍子,白地红条,四周是无垠的沙;沙上的天,虽然夜深了还是淡淡的蓝,闪着金的沙质。一只黄狮子走来闻闻她,她头边搁着乳白的瓶,想是汲水去,中途累倒了。一层沙,一层天,人身上压着大自然的重量,沉重清净的睡,一点梦也不做,而狮子咻咻地来嗅了。

不喜欢她用的那句“压着大自然的重量”。我的眼里,画面凝重,但不沉重;没有危机、恐惧,没有一丝的扰动;有的只是安静,很纯净的安静和很彻底的松弛。张爱玲的感觉或许和她的心境相关;倒是她的无梦的说法,非常的契合画面。

而两幅照片里,左边那幅就逊色很多。那孩子的睡姿如此别扭,我都替他累,画面的感觉完全被这种做作给破坏了。但我喜欢中间那幅。一眼扫过时,立刻就想到了卢梭的这幅“沉睡的吉普赛女人”。其实左边这幅的印象应该更接近,只是那个睡相……真是可惜了的。

摄影毕竟不如绘画来得自由,因此往往也不如绘画浓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