尊龙告诉记者:“有次我做完其他工作,很累,回到房间后打电话给凯歌,想问他我是不是下周要过去。他第一句话却是‘你知道现在几点吗?现在是凌晨两点’。他的态度好像很讨厌我,好像我在烦他。我说,你们的制作人怎么这样,他就说‘我求求你不要再闹了’,变成我在闹了。”

说实在的,搞艺术的有些乖僻、有些自私是常见的。但尊龙真是太让人腻味了。吃了个苍蝇也没那么腻味。不仅烦,而且蠢。估计大多数人看了这段他的“控诉”,都会比较同情陈凯歌。

更腻味的是他又拉扯陈冲。瞧他说的,“我一直特别喜欢陈冲,但是最后陈冲还是嫁了给别人……因为我没用嘛,我让她跑掉了。”跟胡兵姐姐一个德性。

混口饭吃是不容易,但也不至于非要如此没格。『末代皇帝』里那个深沉忧郁的形象真是毁之殆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