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今年第二次去纽约出差。相对于纽约,我更喜欢洛杉机的舒阔和明朗;纽约的街道拥挤不堪,车鸣人声,遍地垃圾,感觉像回到中国,空气中弥漫着夏日的炎热和凌乱。

这一次基本就没有留观光的时间。心里颇想去的,是几个传奇性的酒吧;因为借住在法拉盛的师兄家中,而他有两岁的小孩,就不好意思夜里糜烂到很晚,所以也就没去成。纽约总是还会再去的吧。

倒是有机会去师兄的公司转一圈。他在路透社工作,路透社在美国的总部大楼就在时代广场的中央,正对着大球(新年零刻会落下的那个)。跟着他登到大楼的30楼顶层,远远望得见中央公园绿绿的一角。眼皮底下的广场上只是车流和人流,跟帝国大厦看到的景色是没法比。

reuters

大楼的保安严格,不仅要我的证件,抄下名字,连临时发给的访问证上还要印上照片。不过我想留着访问证做个纪念,没舍得贴到胸口,当着保安的面装着要贴,磨磨蹭蹭就混了过去。

我就是喜欢搜集这种乱七八糟不值钱、但对于自己有些特殊意义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