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08/05,星期六】

中午毛毛去机场接回了驴,驴居然穿了一件pink的T-shirt,遭到无情嘲笑。然后去机场接了从日本赶来的驴夫人,居然也是pink衫,于是两人被称为Mr. and Mrs. Pink。

稍稍整理一下东西,就开车上路。这次租的是SUV,巨大的后箱,但我们有五个睡袋,两个帐篷,两个床垫,五个枕头,各人的换洗衣服等,还有几大包零食,一箱子水,所以拥挤不堪。

赶到Sequoia的时候,天还没黑,就去Lake Kaweah转了一圈。回头到Three River小镇上的墨西哥餐馆吃饭。Waitress对我们爱理不理,叫她常常就装着听不见;比我们晚来的,纷纷吃起了晚餐,而我们等了一个钟头才等到。最后决定给1分钱小费,抗议其对亚裔的歧视。服务很差的饭店倒是遇到过不少,但这种歧视,听别人讲起过,真正遇到还是第一次。

【08/06,星期日】

一早进入Sequoia,先去Marble Fall,来回7.4个英里。驴夫人又有时差,又是女生,不过仗着一双比我还大的大脚,居然也轻松走了下来。

又去了其他几个景点:Moro Rock,General Sherman Tree。对于我,都是旧地重游了。晚上吃了一顿颇贵的晚餐,每人都要了cocktail。这是我第一次喝Martini。

Lodgepole营地没有淋浴设施,要到附近的超市里洗澡,但8点不到就停水了。我们只好一身汗臭的直接睡觉。更可怕的,我和两只黄鼠狼同一个帐篷。像是进了纳粹的毒气室。

【08/07,星期一】

早上起来,一路向北。路过Kings Canyon,去panoramic point看了看,然后就沿着180一路向西。路上经过农夫设在路边的水果摊,便宜得难以置信,买了一大堆,一路吃着,又新鲜又甜美。只是阿晖想买李子吃的,结果把油桃当成了李子。

到Fresno吃午饭,再沿着41高速向北,两三点左右到达Yosemite。

先到Bridalveil Creek的营地占了位置,又是一个没有淋浴设施的营地。于是进Yosemite Valley买烧烤的食物和洗澡。在Housekeeping Camp洗澡,每个人要收5块钱,毛毛为此complain了一整晚。

匆匆赶回Glacier Point,太阳已经落到山后,Half Dome只有尖尖的一点被映红,很是可惜。上次我来Yosemite,也是错过了这里的日落。

Glacier Point有块深入悬崖的岩石,估计谁赶往那里站一站,也能跟王处一那样,赢一个“铁脚仙”的名号。正说着呢,果然有个白人小伙子走过去,坐到了那块石头上。等他下来,我朝他大喊一声“Bravo!”,小伙子很腼腆的笑了笑。回头想,自己有没有这个胆量?似乎没有。但是孔子有话:君子不立危墙之下。

夜里烧烤,几个人手忙脚乱的,火终于还是生了起来。驴夫人从日本带来了清酒,喝着清酒吃牛排、香肠、啃玉米棒子。

夜里最低温达到7摄氏度,幸好我的睡袋很厚很暖。烧烤的时候就已经很寒了,离开火堆片刻,就会冻得哆嗦。

【08/08,星期二】

早上起来,为了鼓励阿晖起床,我建议去拆驴夫妇的帐篷。结果刷牙的时候,屁股上挨了驴夫人狠狠一脚。

再度进入Yosemite Valley。先去camp 4订了营位,扎好帐篷。

去Vernal Fall和Nervada Fall,一直走到Nervada Fall的顶上,来回也是7英里。驴和驴夫人手牵手,走得比谁都轻快。我和阿晖、毛毛在后面嘀咕:昨夜天寒地冻冷醒的时候,隔壁的帐篷似乎有动静……说不得也。将来生了小驴,小名可以叫“帐篷”。

去Nervada Fall的一路上,纷纷遇见下来的人,问了一个,果然是从Half Dome回来。从Nervada Fall顶端到Half Dome顶,单程4英里多,我们没有计划好,自然是不可能去了。并且我很担心自己上得去,下不来。该死的恐高症。

晚饭吃Pizza。去Curry Village洗澡,居然是免费的;毛毛为昨晚付的五块钱洗澡费,哭天呛地的。回到营地,不顾我的坚决反对,四个家伙啃掉了一个西瓜;果然,半夜里阿晖起来放水,把我吵醒。

【08/09,星期三】

早上去河边走了走,就一路开车回洛杉机了。到达洛杉机,下午5点,去王家沙吃上海菜。旅程就这样结束了。阿晖说,好像拒付小费的场景才刚刚发生……

不管怎样,回到家里,躺在自己的床上,一觉还是睡得格外舒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