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经有云: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许多人以为,佛家的境界就是空,一切皆寂灭;因此而觉得恐惧。

但释迦牟尼有言,其说法四十年,未曾说过一句真正的佛法。就我的理解,这话的意思是,他讲的法俱是方法,不是境界。境界是对岸,方法是舟;舟如何并不重要,过了河就好。执着于舟,就到不了对岸。所以释尊说,“法尚应舍,何况非法。”

那么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讲的也是一种方法。空并不是境界,而是途径。经过空相,而见实相,见到世界、宇宙、自我的本来面目。这本来面目是在语言描述能力之外的,凡语言、思维所及,皆不是本来面目。所以才要放空,不以一切相来见。

以为空就是境界、终点,则误了。

就像张无忌学太极剑,要先把招式皆忘记了。太极剑自然不是忘记招式,但忘记招式,才能达太极剑的境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