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和一个美国人聊天,说起最担心的事情,乃是美国的族群分布和政治走向。去年洛杉机选出了贫民出身的Latino作市长,这是一次里程碑事件。美国的Latino,已经由选举中各方需要拉拢讨好的选票,一跃而成为决定性的力量。至少已经在洛杉机这样举足轻重的城市。

拉丁裔的一大本领,就是生育。然后手里的选票就越来越多。在美国出现女总统、黑人总统之前,倒是更有可能先出一个拉丁裔的总统。这样的总统必定是由latino们抬上宝座,而为了继续获得支持,不得不在施政上满足拉丁裔族群的诉求。但是,一个教育程度低、政治上不成熟的族群,掌握了超级大国的政权乃至军事力量,这,岂不是同小孩玩核武器一样?相对而言,美国目前以白人中产阶级为基层的政权,尽管也很可恶,相对还是令人放心一点。

这种危机感,美国人自己也感受到,但又无能为力。

一直认为美国的白人在对待黑人上,有巨大的阴谋。故意压制黑人的教育;甚至关于黑人的影片,也是宣扬那些一球成名、一歌成名的梦想,几乎没有努力学习、出人头地的教育宣传。乃至黑人的家庭、小孩都意识不到教育的重要,从而始终处于被统治和压迫的地位。

似乎白人也想把类似的招数用在latino族群上。然而按照latino的繁殖速度看,白人的这套把戏,最终一定是玩火自焚。到时候不仅美国,烧着的会是整个世界。